在海拔2,652米以上的地方,马拉纳(Malana)可能只是一条位于印度北部喜马偕尔邦(Himachal Pradesh)库鲁谷(Kullu valley)的快乐村庄。外国游客涌向这里不是为了欣赏壮观景色,而是为了Malana Cream的高质大麻或大麻树脂。这正是村庄内最有名的产物。

尽管执法机构正共同努力在这些山谷中铲除大麻种植,并帮助地方政府为依靠种植大麻谋生的农民寻找替代方法维持生计,但毒贩仍一直令大麻卖买维持蓬勃。

一位56岁的杰出村民Budh Ram告诉亚洲时报(ATimes.com,这地区位置偏僻,很少有人意识自己正参与违法行为;虽然现时已不同往日,但问题在于当地人没理由去牺牲自己唯一的生计来源,因为人人也想过美好的生活。

库鲁地区警局副局长Nishchint Singh Negi表示,斗争仍在进行中。他说:「警方会尽全力铲除大麻业务。2017年,在马拉纳及其周边地区,440多户(88英亩)土地上的大麻被警方摧毁。」

在2006至2010年期间,政府发起了一些举措,鼓励大麻种植者转用替代性经济农作物。州份园艺产品营销和加工公司总经理JC Sharma说:「许多人质疑种子的质量和种植农作物的环境条件。」他认为,喜马偕尔大麻的完美替代品就是高产量苹果种植园。

Sharma在毒品研究和分析研究院(Institute for Narcotics Studies and Analysis)的会议上指,大麻农民转为种植苹果,可获非常有竞争力的回报。他说,种植苹果的收益可高达每公顷250万卢比,而且没有任何风险;相比之下,种植大麻最多可获100至120万卢比。新技术研发的改良品种的苹果酝酿期很短,产量是喜马偕尔邦常规品种的数倍。

然而,挑战不仅在于帮助农民寻找经济替代品以摆脱种植非法农作物,还要大幅提高毒品贸易的成本。可是,世上其他毒品生产地的经验说明,这并不容易做到。

尽管在过去的16年中,使用大规模的军事力量和大约120亿美元消灭鸦片(包括农作物替代措施),美国似乎明显地未能遏制阿富汗的鸦片和海洛因生产。

显然,任何同类计划成功的关键并不只是找到替代农作物,而是替代生计。现年51岁,任职库鲁的流域开发协调助理,亦是马拉纳第一位预科生的Beli Ram说:「今天,村民们已经开始教育孩子了,情况将会有所不同。」随着技能的发展,他希望喜马偕尔邦高地会出现务农以外的机会。

撰文:评论员Renuka Gautam, Sat Singh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indias-cannabis-hot-spot-experiments-alternative-livelihood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