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夏季,當印度洋最西端的季風觸及阿曼(Oman)南部崎嶇的山脈時,突如其來的洪水產生了阿拉伯最令人驚訝的景象之一。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幾個星期以來,當水從長而乾涸的河谷流下來,炎熱的沙漠變得綠油油,厚厚的霧氣縈繞在月亮山脈Jebel Al Qamar上。

在短時間內,這些被稱為khareef的降雨改變了整個景觀以及居民的生活方式。

然後很快,雨水消失,烈日歸來,綠草地消失, 小溪與河流變得乾涸。該地區迅速再次變回沙漠。

在阿拉伯,很少有能夠展示出水的變革力量,及其作為生活必需品的戲劇性例子。然而現在,支撐該地區水資源的所有精密系統都面臨著嚴重威脅。人口統計、政府決策、衝突和氣候變化已經產生了重大影響。

事實上,來自法蘭克福歌德大學(Goethe University)的研究科學家Somayeh Shadkam博士說:「對於整個中東地區,現時真正的危機出現了,而且需要採取緊急措施。

美國太空總署(NASA)2016年的一份報告顯示,包括黎巴嫩、巴勒斯坦、以色列、約旦、敘利亞和土耳其等黎凡特地區(Levant region),正在經歷900年以來最嚴重的旱災。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nation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最近表示,這可能會變得更糟。這已經得出結論,到本世紀末,如果以目前的趨勢繼續下去,整個中東將比現在乾燥40%。

伊朗是受影響最嚴重的國家之一。伊朗設拉子大學農業學院(College of Agriculture at Shiraz University )的Vahid Karimi說:「許多國際知名的湖泊和天然長存水源已經完全乾涸。農民及其家庭已經受到影響,乾旱意味著資產損失、收入損失、營養不良和普遍貧困。」

整個地區的氣溫也在上升,這導致水分蒸發得更快,降雨量也在下降。降雨的波動性也是一個問題,農民需要更長時間地灌溉才能應付隨著洪水之後出現更長時間的旱災。

與此同時,人口大幅增加。在1950年,中東和北非有大約1.1億人居住,去年,此數字已達至5.69億。根據MENARA最近由歐盟資助的一個研究項目預測,如果以目前的趨勢繼續下去,到本世紀末,人口將超過10億。

在某些國家,如伊朗和土耳其,政府積極鼓勵公民組織更大的家庭,資源逐漸減少的壓力增加。

在一直或正在積極參與國家經濟、補貼燃料、化肥、農作物定價和其他措施的政府都會加大農村人口的增長,而且往往在新開墾的農田上,水資源利用效率也偏低。

近年來這些經濟體的自由化也產生了重大影響。 隨著補貼取消,農村社區有時會崩潰,這讓人們放棄土地繼而增加城市人口。 通常,這些城市中心不適合這種快速增長。

事實上,有些人認為,在經歷了幾年的嚴重旱災之後,正是這種遷徙在2011年成為觸發敘利亞的「阿拉伯之春」的助力。

然而,這些農民往往也是更廣泛衝突中的參與者。

敘利亞也是這方面的例子。該國主要的糧食產地是東北的Hasaka地區。 從歷史上看,這也是該國擁有眾多庫爾德人口的地區。

薩塞克斯大學(Sussex University)國際關係科的Jan Selby教授說:「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敘利亞一直奉行阿拉伯化的政策。許多敘利亞阿拉伯人被重新安置在那裡,使庫爾德人處於邊緣地位,政權與之發生衝突。這迅速增加了人口和使用水資源的壓力。換句話說,環境問題並沒有引起衝突,而是這場衝突造成了環境問題。」

與此同時,在波斯灣(Gulf),嚴重乾旱的國家投資了海水淡化廠等計劃,以滿足其不斷增長的人口和用水需求。

事實上,儘管沒有永久性地表水和快速消失的含水層,波斯灣現在仍是世界上人均用水最多的國家之一。

然而,海水淡化可能不是一個長期解決方案。華盛頓的阿拉伯波斯灣國立研究所(Arab Gulf State Institute)的訪問學者Aisha Al-Sarihi說:「這有一個意料之外的後果。大量能源用於淡化海水,意味著增加石油和天然氣的使用,從而增加溫室氣體排放,對氣候變化產生負面影響。」

該地區的另一個特點是,約60%的地表水資源是跨界的,即需跨國界使用。

與此同時,該地區大多數國家也共享跨界含水層,即通常由農民通過水井獲取的大型地下水資源。

倫敦經濟學院(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環境地理學副教授Michael Mason博士說:「大多數情況下,各個國家都是在水資源方面合作 。 例如,以色列和約旦在約旦河(Jordan River)進行合作。」

這也可能是解決當前危機的一種方式。

Shadkam博士說:「水危機加劇了這個已經動盪不安的地區的經濟、政治和種族衝突方面的緊張局勢。然而,由於大量水源是跨界的,我們可以通過拋開政治分歧並聚集在一起來解決這個問題,將威脅轉化為機遇。」

當然,每年khareef的降雨將人們聚集在一起,許多人從悶熱的阿拉伯半島等地到這裡旅行,來體驗阿曼南部的涼爽迷霧。

然而,隨著含水層乾涸和雨水減少,遊客可能要回到國內更高溫的家園。

Shadkam博士補充說:「如果我們正在尋找解決方案,就應該停止責備並盡快適應。否則,中東將在不久的將來變得不適宜居住。」

撰文:評論員Jonathan Gorvett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climate-change-politics-and-conflict-the-middle-easts-volatile-mix/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