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阪著名的武士城堡,遊客們在等待進去城堡時噴灑著霧狀水。 即使是居住在赤道上的遊客也歡迎這種解脫。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來自新加坡的訪客Gerald Chong說:「我們知道這裡會很熱,但不知道有多熱,真的。如果你在外面從上午就被太陽直射,你就會感覺到行人路上不斷上升的熱浪。這比新加坡的任何事都更糟,而且你無法擺脫它。」

你只能在有冷氣的地方避難。 對於許多遊客來說,乘坐地鐵到博物館和畫廊等室內景點比去古城還有京都和奈良的文化遺址等室外景點更受歡迎。只有意志最堅定的遊客,才會在溫度約攝氏40度的高溫下攀登著名的伏見稻荷大社( Fushimi-Inari shrine)或清水寺( Kiyomizu-dera Temple)。

至少這些不斷冒汗的遊客還可以選擇, 但對於數千名將於2020年抵達「烈日之地」的人來說,情況並非如此。日本並不是全球唯一受到高溫影響的國家,但當7月溫度達到攝氏41.1度的時候,當局有理由感到更加焦慮和不安。

兩年後,在同樣的夏季,東京將舉辦奧運。很難想像世上最優秀的運動員要在溫度如此高的情況下發揮最好的水準。今年的熱浪猛烈得令名古屋餐廳前窗上陳列的塑料模型都融化了。

熱浪令120人死亡後,日本氣象廳(Japan Meteorological Agency ,JMA)把此高溫現象稱為一場威脅生命的自然災害。東京市長小池百合子(Yuriko Koike)在上月總結說:「在這個城市生活就像在桑拿房裡一樣。」她還承認,解決高溫問題將是成功舉辦奧運的重要部分。

日本最後一次舉辦夏季奧運是1964年。當年,奧運在相對涼爽宜人的10月舉辦。半個多世紀後,情況出現了變化。

奧運是一件嚴肅的事,這意味著改期是不可能的。廣播協議已經在世界各地的媒體公司定下來,安排已經佈滿了他們在7月和8月的日程, 因為在這段時期幾乎沒有其他體育項目與之相爭。全球的足球班主都已經意識到要把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從夏季改到冬季進行,但這是提前數年完成的, 而且也克服了相當大的難題和花了巨額費用。

但如果奧運的日期已經確定,那麼事件進行的時間可能必須更加靈活。日本政府正考慮計劃將時間推前兩小時,從格林威治標準時間加9小時(GMT+9)改到加11小時 (GMT+11)。 這意味著更早進入夜晚和更長、更涼爽的早晨,同時也意味著組織可把賽事編排在高溫前進行。

馬拉松已經重新安排到早上7時開始。 但另一項提案正在被慎重考慮,即把激烈的比賽轉移到最北端、最涼爽的北海道。籌委人員更贊成把時間推前兩小時,但對提案的反應並非完全一致。

令人擔憂的是,這將意味著在辦公室和工廠花費更多時間,這就是提早夏日白晝工作時間的方案在大約60年前就被廢棄了。東京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Dai-ichi Life Research Institute)首席經濟學家濱敏弘(Toshihiro Nagahama)說:「如果人們提前兩小時開始工作並提前兩小時完工,消費者支出預計會增加,但考慮到勞動力短缺,工時的結束可能不會改變,人們可能仍會延長辦公時間。」

目前尚不確定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IOC)和國際廣播公司將如何應對時間的任何改變。

如果東京突然向前跳了兩小時,就會進一步落後於利潤豐厚的歐洲和美國市場。在東京上午的晚些時候將會是倫敦、巴黎和柏林的深夜。在亞洲黃金時段進行的任何下午或晚上賽事,可能會使西方觀眾更難觀看。

本月6日星期一,東京奧運籌委會(Tokyo Games’ Organizing Committee)主席森喜朗任(Yoshiro Mori)表示,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已經指示執政黨自民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考慮此建議。隨著時間的推移,方案最早可能會在9月或10月通過。明年夏天可能會對提出的解決方案進行測試,以便應付初期的種種問題。

但一系列問題的解決對策正處於研究階段。其他創意解決方案也正在調查中。內閣官房長菅義偉(Yoshihide Suga)在新聞發佈會上說:「我們計劃採取更廣泛的措施,例如較早的辦公時間、更多綠化和隔熱路面。」

希望今年的夏季熱浪快點消失。但在東京,擔憂仍然存在。奧運的籌備工作是非常有壓力的,但卻不必擔心人類無法控制的事情是否會對觀眾和參與者構成危險。

然而,在日本汗流浹背的遊客可能會同意特別的時期需要採取特別措施。2020年奧運可能會在日本留下遠遠超出體育領域的歷史遺產。

撰文:評論員John Duerden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concern-rises-in-land-of-the-blazing-sun-as-olympics-loom/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Yomiuri Shimb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