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美國重啓對伊朗的第一輪制裁後,引發了歇斯底里的反應。然而,特朗普政府發動這場經濟戰的關鍵被忽視了:伊朗是一個更大的棋局中的重要部分。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在華府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後,美國推出的制裁應該被理解成大博弈(New Great Game)精心策劃的一步。這場博弈的軸心就是中國的新絲綢之路(New Silk Road)和整個歐亞融合,新絲路無疑是21世紀最重要的基建項目。

特朗普政府的應對恰恰證明了中國的新絲綢之路,或者一帶一路對美國構成的威脅。

歐亞融合也在阿斯塔納(Astana)體現出來,俄羅斯、伊朗及土耳其與大馬士革一起合作決定敘利亞的命運。

伊朗在戰後敘利亞的戰略部署並未消失,敘利亞重建的挑戰主要由巴沙爾 (Bashar al-Assad)的盟友:中國、俄羅斯及伊朗來解決。

與古代絲綢之路互相呼應,敘利亞成為一帶一路的重要節點,對歐亞融合非常關鍵。

相比敘利亞過去7年陷入內戰之中,伊朗與俄羅斯及中國的聯繫更為緊密。

伊朗對於中俄兩國的合作關係極為重要,無法容忍出現類似敘利亞的外創式打擊(surgical strike),甚至出現華府發動的熱戰(hot war)。

如果當今年11月初美國對伊朗制裁開始生效後情況變得糟糕的話,可能會出現類似北韓的複雜局面。華府同時派遣了3個航空母艦戰鬥群(carrier battle groups)試圖恐嚇北韓。但最終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卻被迫與金正恩進行談判。

正如與北韓一樣,俄羅斯及中國會確保伊朗在他們密切協調的歐亞融合範圍之內,任何針對伊朗的攻擊都會被視為對整個歐亞的攻擊。

中國外交部對於美國重啓對伊朗制裁明確表示:「中國與伊朗的商業合作是公開透明、合理、公正及合法的,並沒有違反任何聯合國安理會(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決議。」俄羅斯外交部也對此作出了類似的表態。

特朗普總則指出:「任何違反對伊朗制裁的國家,美國將中斷與其之商業聯繫。」

然而,大局已定。中國不僅會繼續,而且將增加從伊朗進口的油氣 。

中國的汽車企業現時佔了伊朗10%的市場份額,當法國人離開後將會主導。伊朗50%的汽車零件進口自中國。

俄羅斯則計劃在伊朗石油和天然氣項目投資500億美元。莫斯科對於特朗普政府下一步可能採取的措施十分清楚:對投資在伊朗的俄羅斯企業實施制裁。

撰文:評論員Pepe Escobar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economic-war-on-iran-is-war-on-eurasia-integration/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nadolu Agency / Fatemeh Bahr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