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報導將土耳其的貨幣危機與美國牧師布倫森(Andrew Brunson)長達一年多協助恐怖組織的指控帶來的外交壓力聯繫在一起。但與土耳其的情況一樣,這個故事還有更多層面。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土耳其貨幣里拉(lira)在本月10日和13日僅兩天時間內就損失了30%的價值。它是全球表現最差的貨幣,過去12個月兌美元匯率下跌了近50%。

在這種情況下,很容易會將美土耳其的經濟困境歸咎於美國和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正如最近再次當選的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一向也是如此。埃爾多安不願意對任何失敗承擔責任,所以他指責里拉在國際陰謀上戲劇性的衰落,並呼籲人民反對所謂的「經濟戰」也是意料之內的事。

本月10日是里拉最糟糕的一天,特朗普通過推特(Twitter)宣布美國將對進口土耳其鋼鐵和鋁材加倍徵收關稅。埃爾多安和其女婿兼財長阿爾巴伊拉克(Berat Albayrak),堅決認為土耳其經濟有強大的基礎,而里拉的垮台是外國敵人操縱和猜測得出的結果。

但即使政治緊張局勢導致貨幣危機,也無法不承認土耳其自2013年以來因未能解決嚴重的結構性問題而令外界對土耳其增長模式失去信心的事實。從本質上來說,自2002年上任以來,埃爾多安一直奉行依賴外國資金的債務驅動型增長模式。

當全球各國央行向國際金融市場注入現金以緩解2008年金融危機的影響時,該模式似乎運作良好。但自2013年以來,美聯儲和歐洲央行一直在削減貨幣供應量並放寬利率;由於外部赤字融資成本上升,土耳其沒有為無法避免的風險做好準備。

但埃爾多安仍然以外交而非經濟的方式來看待局勢:土耳其受到其最親密盟友攻擊。埃爾多安上周警告稱,除非特朗普政府讓步,否則土耳其可能會被迫另覓其他合作夥伴。

最近數天,埃爾多安與多名全球領袖通過電話,其中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和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但對其最有幫助的是卡塔爾國王塔米姆(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Thani),他更飛往安卡拉以示支持。當塔米姆與埃爾多安結束長達三小時的會談後,卡塔爾宣布將會投資150億美元。

土耳其需要2,360億美元來應付2018年的經常賬戶赤字和外債。觀察員和分析師都認為卡塔爾的公告對里拉產生了積極影響,150億美元的投資計劃在短期內將會非常有用。

貨幣危機已經造成了巨大損失。中央銀行的政策利率沒有公開,埃爾多安無視專家的建議,在貨幣干預後土耳其兩年期國債的利息上升至28%。通脹率預計將在今年年底達至20%。

財長阿爾巴伊拉克向外國投資者保證,土耳其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包括財政緊縮和收緊貨幣政策以控制通脹。但如此激烈的反應將嚴重限制國內消費和生產,從而增加經常賬戶壓力,亦可能導致社會不穩定。

撰文:評論員Özlem Albayrak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erdogan-blames-trump-but-should-be-looking-closer-to-home/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Yasin Akg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