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責新數碼項目的印度政府機構正在法庭上遇到挑戰,民眾擔心私隱權被侵犯而對該機構作出猛烈批評。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負責該國數碼生物辨識技術身份識別項目的Aadhaar因其最新計劃涉嫌侵犯公民基本的私隱權而受到抨擊。

西孟加拉省議員莫伊特拉(Mahua Moitra)已請求印度最高法院起訴印度身份識別管理局(Unique Identification Authority of India,UIDAI)查閱社交媒體計劃,以及管理和操縱公眾對政府雄心勃勃的Aadhaar計劃的意見。

UIDAI負責與Aadhaar相關的所有事務,包括Aadhaar數據的註冊、認證和管理。莫伊特拉在請願書中(本報獲得其副本)指出如果不徹底扼殺UIDAI的監控計劃,將會嚴重侵犯平等權、私隱權以及言論和自由表達的基本權利。

UIDAI涉嫌在社交媒體上進行監控的計劃在兩份投標文件中列出,一份於上月18日發布,另一份於上月19日發布,文件邀請公司提出建議。被選中的公司將在社交媒體、新聞媒體和新聞網站上追蹤和管理有關Aadhaar計劃的看法和觀點。

莫伊特拉的請願書認為,7月18日提案中定義的工作是公然違法的。邀請社交媒體投標的提案,在條款第2(i)中指出,該機構將被要求使用一流的社媒聆聽(Social Listening)工具來追蹤和監控與Aadhaar有關的線上對話。

這些聆聽工具必須能夠對所有同類對話進行情緒分析並標出情緒趨勢中的任何差異。基於此類分析,該機構必須識別「批評者」和「影響者」,並隨後制定出解決並消除負面情緒的計劃。

莫伊特拉的請願書由律師Mohammed Nizam Pasha草擬和提交,關鍵是去年8月24日最高法院對Puttasamy案的具里程碑意義裁決。在該案中,憲法法官席上的9名法官一致裁定印第安人擁有基本的私隱權。

法官DY Chandrachud和SK Kaul的意見對請願書具特別重要的意義。在判決中,Chandrachud法官認為,在互聯網時代,對公民私隱的限制只能針對「合法的國家利益」及通過議會法令,並且只有在國家建立健全制度以確保其對公民數據保護的情況下進行。

莫伊特拉認為,對公民通訊進行監控,以確定誰在支持或反對Aadhaar計劃,這絕不是「合法的國家利益」。由於身份計劃的合憲性和合法性是次要的,因此更為複雜。最高法院的憲法法官在今年年初兩周內聽取了對Aadhaar憲法有效性提出質疑的案件,並其判決有保留。

Kaul法官在判決書第637段中認為,公民在社交媒體上發布的內容僅適用於他或她所關注的受眾,並且不應向公司或政府及其代理機構等外界提供。在談到歐洲的數據保護制度時,Kaul法官還強調了最早在印度建立類似制度的必要性。

Kaul法官的意見為莫伊特拉奠定了基礎,她質疑UIDAI指定的社交媒體機構法律權威監控她和同胞在社交媒體上發佈有關Aadhaar的內容。

至於Puttaswamy案,最高法院維持了Subba Rao法官在具里程碑意義的Kharak Singh案(1964年)中的少數決定。Rao法官認為,言論自由的基本權利不能與心理情感分割,如果政府不斷監控人民的對話內容,這種權利就會受到侵犯。

根據上述觀點,莫伊特拉認為,在目前情況下,不僅是政府,還有私人承辦商也會參與監控公民的社交媒體通訊並對其進行剖析。她說,這可能會對一個人的表達和言論自由產生寒蟬效應。這個問題尤為嚴重,因為雖然提案沒有說清楚,但社交媒體機構能識別批評者和有影響力人士的唯一方法是監督個別帖子。

這不是UIDAI第一次被指控試圖監控人們的社交媒體帖子並干涉他們的看法和信仰。 在2016年,它邀請競標成立一個社交媒體機構,負責監督個人賬戶並評估公眾對Aadhaar的態度,並就爭議激烈的計劃提出有利意見。

在公共領域沒有消息顯示2016年計劃是否付諸實施並且正在進行,媒體報導指,UIDAI在被問及時對此仍保持沉默。

最近,民間自由倡議者和公民愈來愈質疑UIDAI,因為它一直以非常保密卻沒有責任心的方式實施Aadhaar計劃。關於數據洩露和私隱問題的多個報告對當局也沒有甚麼好處。

這種涉嫌強行影響公眾輿論的企圖會否使UIDAI惹怒最高法院?在法庭接受莫伊特拉請願書的未來數周內,答案即將揭曉。

撰文:評論員Saurav Datta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indian-authority-challenged-over-monitoring-social-media/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Wikip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