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來,日本主要通過支持巴勒斯坦人在西岸和加沙的經濟和社會發展,在中東發揮著重要的作用。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自1993年以來,日本通過促進公共和衛生服務、經濟增長、農業、教育和幫助難民的計劃,向巴勒斯坦人慷慨地捐助了17億美元。二十多年來,這些重要的援助舉措有助改善許多巴勒斯坦人的生活質素。

此外,過去幾年內,在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的領導和倡議下,巴勒斯坦的經濟和地緣政治參與以倍數增長,有利於日本和以色列的安全和經濟利益。安倍在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Yad Vashem Holocaust Memorial)的歷史性演講也有助提升日本與全球猶太社區之間的信任程度,為日本奠定了基礎,使其在中東扮演更重要和更平衡的角色。

近年來安倍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的友好接觸雖然是值得鼓舞的進展,卻與日本在聯合國的以色列官方政策形成鮮明對比。在不同的戰線,從定居點到邊界爭端,再到加沙的持續衝突,日本的公共外交姿態更符合那些與日本和以色列價值觀不同的政權。

安倍積極與以色列接觸,跟日本外交部短視和有時對猶太國家的敵對政治立場有明顯分別。值得注意的是,外交部對以色列的立場也與日以作為姐妹民主國,以及自由市場經濟體共享利益和價值觀這事實有衝突。舉例來說,這兩個國家的商業關係日益增長。雖然最初被外界低估,但日本和以色列兩國企業之間的關係近年來蓬勃發展,特別是在高科技、網絡安全、衛生和旅遊方面。日本外交部在聯合國對以色列採取愈來愈可預測的立場,損害了日本納稅人的利益。

雖然數十年來日本政府在國際援助的慷慨值得讚揚,但今年3月向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UNRWA)提供的2,350萬美元援助計劃已轉移到一個由哈馬斯控制的實體。據稱,受控教師一直在教授巴勒斯坦兒童一些讚揚「殉教」(恐怖主義)的課程,甚至不在任何書籍的地圖上顯示以色列國的存在。

日本的人民即使繼續支持世界和平也必須認識到,一些接受其慷慨捐助的對象,如哈馬斯等,並不會與他們共享同等的價值觀。

日本外交部需要在安倍與以色列的突破性成就基礎上再接再厲,彌補錯失了的時間。雖然安倍努力並勇敢地將日本人和猶太人團結在一起,但他的政府卻被外交部影響,外交部對猶太國家的負面政治姿態是不公平,而且過時的,最終只會傷害日本的商業機會,包括一家領先的日本公司競標耶路撒冷一個大型項目的機會,項目將使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受惠。

雖然朋友和合作夥伴之間無可避免地會存在分歧和政策差異,但現在日本外交部該是時候讓安倍帶頭,對以色列及其鄰國採取更務實和公平的做法了。

撰文:評論員Abraham Cooper, Ted Grover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japan-has-important-role-in-middle-east-but-must-clarify-it/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Kazuhiro No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