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29日,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出席海軍節(Navy Day)慶祝活動時宣布,今年年底海軍會增加26艘各類艦隻。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此外,還有其他計劃。太平洋地區的俄羅斯單位預計到2024年將接收37艘艦隻 – 與過去十年該地區共接收28隻新艦相比,採購速度大大增加。這表明儘管被認為太昂貴 – 特別是領袖級驅逐艦(Leader-class destroyer)和風暴航空母艦風(Storm aircraft carrier)計劃,克里姆林宮卻正進行非常雄心勃勃的海軍升級。

俄國的財力亦足以應付。莫斯科卡內基中心(Moscow Carnegie Center)經濟政治項目主管摩弗昌(Andrey Movchan)指,鑑於目前的油價比2018至2021財年的預算預測高30%,天然資源的稅收和關稅是俄羅斯預算的主要收入,俄羅斯的國防開支尚未達到不可持續的水平。

克里姆林宮認為,擁有與美國和中國相約的軍事潛力至關重要。即使如此,俄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華盛頓的國防預算較俄國高出10倍,而北京的預算則比莫斯科高5至6倍。

龐大的開支和購入新資產帶出了一個問題:俄羅斯會否改變其軍事準則?特別是在東部 – 從太平洋地區的海岸防禦轉向更多的公海活動。澳洲伯斯的科廷大學(Curtin University)的國家安全與戰略研究副教授穆拉維耶夫(Alexey Muraviev)認為會。

穆拉維耶夫說:「在過去5年中,俄羅斯海軍大大增加了其作戰節奏、作戰區域以及部署在前方地區的部隊數量。它已成功達到冷戰的作戰活動水平,包括能在任何特定時間部署約70至100艘戰艦和輔助艦艇。」

根據俄羅斯海軍艦隊總司令柯洛列夫(Vladimir Korolev)所說,俄羅斯的戰艦去年在海上航行了17,100天,比2016年多了1,500天。

這表明,即使現時俄羅斯海軍仍然比蘇聯時代的規模小,但它正在恢復冷戰時期的部署能力。

穆拉維耶夫說:「俄羅斯海軍現已將其遠程活動擴展到蘇聯時期的傳統作戰區域,達至印度洋和南極洲。雖然可部署力量小於蘇聯艦隊,但它在2014年至2017年期間繼續在太平洋地區進行高速和域外的行動。」

在與北約(NATO)的對峙中,俄羅斯正優先考慮地中海、黑海、波羅的海和北海的海上活動。然而,莫斯科推動現代化的進程也正在重塑太平洋艦隊。

還有更多計劃接踵而來。穆拉維耶夫說,太平洋部隊預計到2024年將擁有至少30艘新戰艦(11艘新潛艇和19艘新水面艦艇)和7艘新的主要輔助艦艇,包括導彈巡防艦、導彈護衛艦和獵雷艦。他又指出,印太戰略海事戰區的部署包括西太平洋、東海和南海、印度洋、波斯灣以及最近加入的太平洋西南部和北極海的行動。在中美和俄美於多個地區和範疇的緊張關係高漲時,中俄在海軍方面合作大有空間。

撰文:評論員Emanuele Scimia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russia-expands-assets-and-naval-horizons-across-indo-pacific/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Kirill Kudryavtse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