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冷戰期間,整個地球被數個超級搖滾樂隊統治,從Cream、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Yes樂團到ELP樂團(Emerson, Lake & Palmer)。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朋友們,歡迎回到一個永不終結的表演,以及一個由不同地緣政治組成的超級組合。這是一個由不同國家成員組成的被制裁樂隊,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以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

整個搖滾樂界深知,這個被制裁的組合面臨被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搶去風頭的風險,後者對他們實施了多個層面的制裁。

普京與習近平是這個組合中最嫻熟的兩位選手,兩人之間顯示出絕佳的默契。普京只是偶爾表演像 Jimmy Page的獨奏。習近平則想把 Pink Floyd概念的專輯放在新絲綢之路的模型裡。魯哈尼則是Cream樂隊裡的傑 Jack Bruce,而埃爾多安則讓人聯想起齊柏林飛船的 Robert Plant。

俄羅斯-中國戰略夥伴關係向埃爾多安拋出了橄欖枝,邀請土耳其加入金磚五國(BRICS)以及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s)。埃爾多安對兩者均表示感興趣。

土耳其勢必退出北約(NATO)。2016年在俄羅斯情報部門的幫助下,埃爾多安制止了一場軍事政變,並成功掌控了軍隊。

北京及莫斯科提供了一系列的外貿交易。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提出以各自的貨幣進行貿易結算。埃爾多安表示土耳其已準備在與俄羅斯、中國、伊朗及歐盟的貿易中使用本國貨幣。

在土耳其重組美元債務後,中國將在外匯市場上購買土耳其里拉(lira)。這對於中國人民幣銀行(People’s Bank of China)而言易如反掌。安卡拉已經準備發行人民幣定價的債券。中國工商銀行(ICBC)則宣布向土耳其提供36億美元的能源和交通貸款。

與華盛頓共識(Washington Consensus)背道而馳,埃爾多安深知一旦土耳其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緊縮政策投降,土耳其將不可能「重新改寫新興市場危機管理的教科書」。

這個被制裁樂隊的新專輯名為歐亞融合。伊朗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發揮更為重要的中心作用。這與俄羅斯、伊朗簽署的里程碑式裏海公約(Caspian Sea Convention)推動的連接性不謀而合。

同時,中國-哈薩克-伊朗(China-Kazakhstan-Iran)走廊已經開通了貨運列車,一直通往伊朗在裏海的港口城市安扎利港(Bandar-e Anzali)。

金磚五國在上次峰會決定成立的應急儲備基金(Contingency Reserve Arrangement)也是這個專輯的一個重要元素。這個機制將幫助這些經濟體去美元化,並伴隨金磚五國擴大至金磚+(BRICS plus)。

3個月前簽署了初步協議後,伊朗將於2020年初正式與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 Economic Union)達成全面自由貿易協定。土耳其也將追隨伊朗的步伐。

撰文:評論員Pepe Escobar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so-what-will-the-sanctioned-supergroup-do/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