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上周二晚發表了電視演講,指出美國重啓對伊朗的制裁,將會令伊朗更貧困。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出的對話建議,魯哈尼回應表示:「如果你對某人插了一刀,然後說你想談判,你首先該做的事是把刀子拿走。」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對於美國政府以外的所有人而言,伊朗已履行了2015年伊朗核協議的承諾。這份協議是該國與聯合國安理會(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5個常任理事國及歐盟達成的。事實上,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茉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說:「我們鼓勵中小企業增加與伊朗或在伊朗內部的商業活動,對於我們來說這是安全方面的首要任務。」

這意味著,茉格里尼號召企業對抗特朗普的政策方向。她和魯哈尼的言辭傳達的信息是,美國違反了核協議,因此大家無需理會美國對伊朗重啓的制裁措施。

茉格里尼所指的是「中小企業」,而非那些與美國有利益瓜葛的跨國企業。中國、俄羅斯、土耳其也暗示將對抗來自美國的壓力。

中國政府表示:「中國的合法權利應該得到保護」 。中國並無任何誘因來追隨美國的新立場。

首先,中國每年從伊朗進口價值大約150億美元的石油,並計劃在明年增加進口。中國國有石油企業如中石油(CNPC)及中石化(Sinopec)已經在伊朗投資了數十億美元。

中石油、中石化在伊朗主要的油氣項目中持有股份。中石油在南帕爾斯(South Pars)氣田佔30%的股份,而且投資了在北阿札德乾(North Azadegan)油田。中石化則在亞爾達瓦藍(Yadavaran)油田投資了20億美元。

中國進出口銀行(China’s Export-Import Bank)為很多伊朗的大型項目提供融資,包括德黑蘭-馬什哈德鐵路(Tehran-Mashhad railway)項目。中國在該國其他投資項目包括德黑蘭地鐵、以及德黑蘭-伊斯法罕(Tehran-Isfahan)的火車。這些項目的價值都達至數百億美元。

其次,中國與美國的貿易戰正在不斷升級。上月底,特朗普政府對16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了25%的關稅。中國則採取了同樣的關稅行動,商務部(Commerce Ministry)指美國「再次將國內法律凌駕於國際法之上,是一個非常不合理的行為。」

這裡所用的「再次」非常重要。中國認為美國重啓對伊朗制裁的做法不公平,這不僅因為涉及自身經濟利益,亦因為違反了國際協議從而威脅了伊朗的主權。中國對這兩大原則都十分重視。

中石化表示9月將延遲採購美國的石油。伊朗也被捲入了美國的「貿易戰」。

相比之下,俄羅斯和伊朗並無太多經濟聯繫。在2015年的制裁之後,伊朗並無向俄羅斯的油氣公司尋求投資,而是與法國道達爾(Total)石油公司簽訂了50億美元的交易。

去年11月普京訪問德黑蘭時,俄羅斯公司已經簽訂了價值300億美元的初步投資協議。在特朗普恢復對伊朗的制裁後,俄羅斯外交部表示將「在國家層面採取合適的措施來保護與伊朗的貿易和經濟合作」。

伊朗與土耳其同樣面對經濟挑戰,沒有一方願意破壞這種關係。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Mevlut Cavusoglu)表示該國政府只會承認國際協議,而美國重啓制裁並不包含在內,因此,土耳其將繼續與伊朗進行貿易。

撰文:評論員Vijay Prashad
原文:http://www.atimes.com/the-knife-in-irans-back-trump-opens-door-to-chao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and Iranian Presidency / Nicholas Kamm and Hand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