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意義的政治鬥爭被稱為「宋飛正傳式選舉」(Seinfeld Election),這是一部以無意義的情節著稱而廣受歡迎的處景喜劇。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這種情況在美國由來已久,澳洲也愈來愈多。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的成功連任對於這個全球第三大經濟體卻並不是一個好預兆。他領導的執政黨贏得今次的大選有如上演「宋飛正傳式選舉」 。

自2012年12月以來,首相安倍領導的政府贏得無數次的公民投票以及黨內競爭。反對黨陷入混亂,選民傾向穩定讓他坐收漁利。上周四選舉的最大意義在於使安倍實現了成為日本任期最久的領導人的野心。

這對於確立他在後人心中的地位十分重要,但對於 1.27億日本國民來就是不是一個贏家仍是未知之數。

說到底安倍對於第三次任期有何計劃?他宣稱將完成修改和平憲法,成立正式的軍隊。《朝日新聞》(Asahi newspaper)最近的民調顯示,僅8%的受訪者認為修憲是一個關鍵問題。但 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的Jeff Kingston稱這個「遺產項目」(“legacy project”)將成為安倍在直至2020年的焦點所在。

安倍政府為安倍經濟學發動了強大的宣傳攻勢,但數字說明一切。去年,日本吸引的投資比美國少27倍,比法國少5倍,甚至比南韓少39%。

因此如果安倍領導的日本經濟有所改善,全世界的領導人應該早已注意到了。問題是安倍政府仍依賴於過去失敗的涓滴經濟學理論(trickle-down theories)。日本央行大量的貨幣刺激,日圓貶值以及改善公司管治有利於富裕階層,但這個策略對於日本工薪階層而言毫無意義。日本僱員在過去25年幾乎的收入幾乎停滯。

安倍是否會在經濟復蘇上讓外界大跌眼鏡?這種機會率不高。安倍政府可以考慮從以下5方面重振日本的經濟改革。

安倍應該從底層扶持一些初創企業,為日本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和財富,而非不斷向豐田(Toyota)、索尼(Sony)、三菱(Mitsubishi )這些日本大企業提供補貼。他應該考慮為初創企業提供減稅,例如在5年內只徵收5%的稅收。

安倍領導的自民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並不「自由」和「民主」。日本通過的安全及保密法案讓日本的新聞自由排名一落千丈至67位,尾隨在薩爾瓦多(El Salvador)及馬拉維(Malawi)之後。2021年,日本在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組織的新聞自由排名為全球第22位。安倍政府應該向日本企業施壓,提高員工薪資水平。

安倍的一大伎倆就是讓全世界相信他讓婦女們展現光芒。然而,世界經濟論壇的性別平等排名中,日本的排名由安倍上任前的第98位下滑至第114位的歷史新低。儘管婦女的勞動參與率的確正在上升,但絕大多數婦女獲得的是一些非常規工作(“non-regular” jobs),工資福利更差。

安倍經濟學的核心是應對中國的崛起。新能源對於中國、印度、印尼及其他國家的經濟起飛意義重大。日本是最適合發展新能源的國家。然而,自民黨太過依賴核電產業的現金,而無法把握發展新能源的機遇。

東京應該結束以資歷為基礎的晉升體系,並每隔數年重新調動所有官員,以防止官員們樹立各自的勢力範圍。這種情況遍佈日本的金融、能源、貿易、農業、國防、建築、交通、醫療及土地等各個政府部門。

撰文:評論員William Pesek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a-seinfeld-election-japan-cant-afford/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