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新孟買市(Navi Mumbai)的閱讀愛好者經常直奔二手書店Assam Bhavan。該建築物是阿薩姆邦(Assam)政府官員的招待所,也是數百名來自印度東北部的癌症病人及其家人的另一個家園。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必要時,非政府組織和有需要的患者會在Assam Bhavan進行交流。

印度東北部的癌症發病率最高,每10萬人中就有275人死亡。 據印度醫學研究委員會(Indian Council of Medical Research)稱,癌症發病率最高的四個地區位於米佐拉姆邦(Mizoram)、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梅加拉亞邦(Meghalaya)和阿薩姆邦。高癌症的病發率與這些地區的人們大量使用煙草有關。

在這個由兩部分組成的系列文章中的第一部分,我們報告了這些患者大多數被迫在國內穿越數千公里尋求治療。儘管癌症發病率上升,但東北部的醫療設施仍然有限,而且往往醫療效率低下。

今年4月,30歲的Rinku De和他的母親Deepti一起來到孟買,Deepti被診斷患有頸癌或轉移性鱗狀細胞癌。Rinku作為阿薩姆邦的一名醫務代表,做了他身邊的大多數人所做的事情,即前往孟買的塔塔紀念醫院(Tata Memorial Hospital)接受治療。

由於沒有熟識的醫生和缺乏接近醫生的機會,東北地區的大多數患者沒有像Deepti那樣得到早期診斷。這大大降低了他們的存活率。在2012年,據報導指該國估計有700,000人死於癌症。

癌症流行病學中心(Centre for Cancer Epidemiology)流行病學教授Rajesh Dikshit博士說: 「大多數病例到我們手上就已經是癌症第三或第四期了。這導致存活率的巨大差異,與美國等國家相比,我們的發病率低得多,但我們的死亡率並不低。」他補充說: 「這說明我們無法正確地治療病人,因為他們沒有被及時診斷。」

腫瘤學家說,早期診斷和及時治療的話,乳腺癌、宮頸癌、頭頸癌患者的生存機會很高。根據不同癌症種類的需要,治療需持續5個月或更長時間。

在Deepti抵達孟買後,她開始在塔塔醫院接受檢查,並最終開始接受治療。然而,一個半月後,家裡的錢就用光了。Rinku把他的父親送回家。在那時,Assam Bhavan有一張床可以供他們使用,於是他們全家都搬進來了。

Assam Bhavan的聯合常駐委員Devashish Sharma說:「我們協助患者避開語言障礙。 有人為了床位支付了150盧比(2美元)的費用,但部分人負擔不起,於是我們在其他非政府組織的幫助下解決他們的床位問題。」

他在十年前就決定幫助那些正在阿薩姆邦尋找住處的病人。如今,Assam Bhavan是一個避風港,裡面容納了許多像Rinku一樣需要幫助的人。

通過與Assam Bhavan的患者談話,我們得知一個有趣的現象:所有人都知道,大多數患癌的親戚或鄰居會選擇透過約3,000公里的路程,前往孟買或泰米爾納德邦的基督教醫學院(Christian Medical College)尋求治療。

Pallavi Bora的母親患有癌症,26歲的她說道:「我們聽說在阿薩姆邦,一些患者被給予了錯誤的治療。如果我們將所有資產用於治療,我們希望家人情況有好轉,在塔塔醫院,我們不會因為沒有錢就覺得自己很渺小。」Bora和她的母親也住在Assam Bhavan。

Rinku和Pallavi的擔憂可能也是正確的。東北地區的腫瘤學領域需要進一步考慮人力資源的問題。Kataki博士說:「現時缺乏訓練有素的醫生、護士和技術人員,印度有70%的腫瘤學家來自塔塔醫院,但能為他們提供的職位最多只有幾十個。」

阿魯納恰爾邦癌症控制項目(Arunachal Pradesh’s Cancer Control Program)的Sam Tsering博士說:「來自東北的人更喜歡外出,因為即使這裡有設施,但與地鐵相比,我們在員工和基建方面仍然落後。腫瘤學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學科。癌症類別各式各樣,我們沒有足夠的專家來覆蓋所有病症。在阿魯納恰爾邦,我們計劃建立一個最先進的癌症護理中心,但缺乏資金。」

Tsering博士說,在他們的護理中心,化療對阿魯納恰爾邦當地人來說是免費的。但這項福利僅適用於阿魯納恰爾邦計劃人群的(Arunachal Pradesh Scheduled Tribes,APST)患者。Tsering博士說:「自去年以來,我們已根據這項計劃治療了455名癌症患者。」阿薩姆邦也有一個名為Atal Amrit Abhiyan的政府計劃,該計劃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患者提供高達200,000盧比(2,800美元)的免現金治療。

塔塔醫院也正在努力加大癌症治療力度。該研究所正負責掌管國家癌症網絡(National Cancer Grid,  NCG),即一個鬆散的癌症醫院網絡,將允許醫生分享知識和促進研究。 NCG還與Navya捆綁在一起,Navya是一家初創公司,該公司使用一個網站幫助患者獲得醫生對接下來進一步的治療提供的意見,而無需一直前往塔塔醫院。

Deepti現已完成初步治療,但每隔幾個月就必須進行後續檢查和諮詢。Rinku是他母親6個月來的主要照顧者,因此他也失去了工作。

所有人都準備回到阿薩姆邦,那些家庭並不後悔他們的決定,即使這個決定是前往一個幾乎不會說他們語言,並且不為人知的地方。Deepti說:「我們只想康復。」

撰文:評論員Sanskrita Bharadwaj,Disha Shetty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cancer-patients-take-risks-to-tackle-inept-costly-healthcare/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