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必須採取重大舉措重建與台灣的關係,以在台灣及整個區域發揮威懾作用。如果中國和台灣之間爆發衝突,不僅會影響台灣,還會影響日本、韓國和東亞其他民主政府。

鑑於中國的軍事集結以及其對台灣和日本日益激進的干預,加上把部分南中國海島嶼和珊瑚礁軍事化,目前美國潛在的干預方式被視為嚴重不足。

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一次會議上,筆者提出了一些可以通過威懾大大改善地區穩定性的提案。

美國在日本主島和沖繩都設有基地,在關島亦有重要基地,但關島距離很遠 – 超過2,700公里 – 在這兩種情況下都沒有與台灣或台灣的鄰居制定運營計劃或CON-OPS(運營概念)。

簡而言之,美國應與台灣和台灣的鄰國合作,正如其在運營層面上與北約合作一樣。當前的任務是與美國和台灣的軍事領導人舉行一系列深入的交流會議 – 不是禮節性的,而是實際的計劃。

筆者還提出了虛擬培訓的需求,並與亞洲時報(ATimes.com分享了此想法。虛擬培訓即透過使用現代模擬器和電子網絡來測試各種情景,以應對中國對台灣或台灣及日本可能使用的一系列威脅,中國同時也以飛機和船隻進行騷擾行動。

在斯巴達聯盟行動(Operation Spartan Alliance)中,意大利在兩個國家(意大利和德國)連接了22個模擬器,以測試北約(NATO)的防禦情景。整件事是通過電子方式完成的 – 沒有使用飛機、船隻、潛艇或士兵,一切都是通過模擬情序完成的。

這樣的「虛擬聯盟」有很多好處,因為它消除了為東亞安全帶來重大挫折的不確定性,亦顯示了協調如何能夠提高安全性。另一個重大的好處是,在危機發生前,可以很準確地鎖定和解決防禦方面的任何缺陷或漏洞。

除此之外,日本正提高其軍事能力,儘管速度緩慢,並且正在收購美國已經在日本和沖繩基地部署的強大的F-35戰機。韓國也正購入F-35戰機。允許台灣購入F-35戰機也對美國很有利,政府不應該拒絕台灣購買F-35戰機的要求。

美國是台灣的主要軍火供應來源,預先準備好的備件和彈藥可以在這種背景和框架下完成,而且不會引起中國太大不滿。

最後,我們需要在台灣練習使用空軍基地和其他設施。最近據稱有兩架F-18飛機突然抵達台灣,這就是我們今後需要有系統地做事的一個好例子。我們不應該借用台灣的空軍基地和海軍設施找藉口,雙方從中獲益的經驗對未來的任何衝突都會非常有幫助。

台灣的損失不僅對台灣和日本構成打擊,而且還將把美國徹底趕出東太平洋地區。很明顯,我們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美國的領導人必須咬緊牙關,在現在尚未為時已晚時就行動。

撰文:評論員Stephen Bryen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pakistan-renegotiating-economic-corridor-fta-terms-with-china/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Sam Y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