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本周到訪紐約,以支持聯合國對伊朗的制裁。到目前為止,特朗普政府為支持新一輪針對伊朗的措施提供支援的地區主要集中在歐洲,但許多國家不願重新實施制裁,擔心他們會錯失在伊朗的經濟發展機會。然而,特朗普對伊朗實施新制裁的命運不取決於歐洲或紐約,而是新德里。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美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本月6日在美印外交和防務「2+2對話」期間告訴記者:「正如我們告訴每個國家那樣,我們一直告訴印度人,美國將於11月4日對伊朗原油實施制裁,我們將在適當的時候考慮豁免,但我們期望購買不會再有國家購入伊朗原油,否則將會實施制裁。」蓬佩奧也明確表示,美國願意與印度合作減少進口。

印度是僅次於中國的第二大伊朗原油進口國。部分估計預測,印度從伊朗進口的石油在2013年1月穩步上升,達至每日150,000桶,隨後攀升至近每日75萬桶。

伊朗一直尋求為印度的含硫原油(sour crude)進口商增加甜頭。本周較早時候,伊朗向印度石油進口商提供保險計劃,甚至石油運輸,以保護這條至關重要的命脈。伊朗將進口印度農產品、藥物和醫療保健產品,以避免國際交易。這就算不是違反美國的制裁措施,也會違反其精神。

印度需要一些具說服力的信息來保證,伊朗新制裁對其經濟造成的潛在危害是值得付出的代價。

一位中國石油進口貿 易商告訴筆者,在某些時期,印度的伊朗原油進口量與中國旗鼓相當。

雖然美國可能願意讓印度從伊朗進口一定數量的石油,而且印度還有其他領域可以採取更多措施來切斷與伊朗的關係,但這是一個困難的選擇。

即使解決了石油進口問題,與德黑蘭的密切關係對印度而言仍然至關重要。印度還從伊拉克獲取了大部分石油進口。伊拉克政府則由親伊朗分子主導,近年來它還允許伊朗軍艦到訪港口。

印度還投資於伊朗內部石油工業的上游發展。一間由國有石油天然氣公司控制的印度財團於2008年發現了伊朗的Farzad B天然氣田。2013年開始生產數量有限的天然氣,但印度相信該油田也有潛質生產石油。

印度積極參與伊朗的恰巴哈爾港(Chabahar ports)的開發。該項目將使印度的商業利益更容易進入阿富汗。相反,它也將破壞巴基斯坦瓜達爾港(Gwadar Port)的增長潛力。中國正通過協助兩個項目的發展來分別向兩方下注免受損失。

特朗普政府將提出適當的威逼利誘政策,使印度支持新一輪的伊朗制裁措施。

本周較早時候,美國決定取消向巴基斯坦提供的3億美元軍事援助,因為該國未能採取更具侵略性的反恐立場,印度可能處於調節中的態度。然而,新德里似乎不適合與全球最大民主國家建立密切關係。如果印度希望在印度洋地區和國外被視為一個強國,那麼對伊朗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將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

撰文:評論員Joseph Hammond
原文:http://www.atimes.com/india-is-the-key-to-trumps-iran-sanction-goal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