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無法擁抱現實,現實就會追上他。國王克努特(King Canute)的故事可以為莫迪提供有效的教訓。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克努特將其王位設在海邊,下令湧來的海浪不准打濕他的鞋子和長袍。但海浪依舊如常湧來,淺過他的腳和腿而無視他是尊貴的國王。他一邊把身體向後傾一邊說:「讓所有人知道國王的權力何等空洞、無用。無論天上、地上抑或海洋也遵循其永恆的法則。」

與海洋一樣,國家的經濟也不會聽人使喚。阻止海水上漲必須有長遠的精心計劃,建設堤防、海堤等。然而印度領導層卻沒那麼多時間,他們創造了一些錯覺,向其選民推銷。總理莫迪就是這個幻覺的總設計師。

2015年1月,莫迪政府上任後宣佈的首個經濟政策是修改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基年及計算方法。這是自2010年首次進行修改,將基年由2004至2005財年修改為2011至2012財年,並將GDP的計算方法改為以市場價格為基礎。以前總理辛格(Manmohan Singh)為首的印度團結進步聯盟(United Progressive Alliance)政府將任內最後一年的GDP增速由4.7%上調至6.9%,這顯示印度經濟增速維持良好趨勢。

這2.2個百分點的事後上調使莫迪領導的國家民主聯盟(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政府任內的GDP增速也增加了2.2個百分點。但這對莫迪政府維持經濟強勁增長的幻覺無幫助。

問題在於通脹調整前的名義GDP增速不斷下滑。名義GDP增速下跌至5.2%,但莫迪政府因2.2%的通縮而獲得了一筆意外之財。因此實際GDP增速在計入2.2個百分點的調整後,達到7.4%。印度宣稱成為了「全球增長最快的主要經濟體」。但這僅是統計伎倆而已。

在現實世界中,名義增長比經通脹調整的實際GDP更為重要。對於一個企業的收入而言,無論是現有銷售的實現、未來銷售預測、現金流、投資,與實際增長幾乎毫無關係。名義GDP對於政府也很重要,因為稅收收入也受通縮影響。直接稅收收入銳減,但莫迪與財政部長賈特里(Arun Jaitley)並不在意這些細枝末節及準確性。對他們而言,創造一個假象並維持下去才是最為重要的。

然而,收入下滑開始影響就業,而且悲觀和憂鬱的情緒開始再度影響民眾的思想。因此2016年11月,莫迪拿出了另一個把戲,廢除了500盧比及1,000盧比的紙幣。

這並非傳統經濟學家理解的去紙幣化(demonetization)行動。通常是極高的通脹迫使政府進行去紙幣化,但印度卻正經歷通縮。

莫迪宣佈了去紙幣化行動的三個主要目標。首先,迫使「非法現金」(“black money”)進入正軌體系;其次,消除偽鈔;第三,切斷恐怖分子的資金來源。截至2016年11月,印度流通貨幣中86%為面值500及1,000盧比的紙幣。

撰文:評論員Mohan Guruswamy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greater-eurasia-coming-together-in-the-russian-far-east/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Fabrice Coffr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