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25日,沿著孟加拉東南部的「庫圖帕龍難民營」(Kutupalong)外的一條泥濘的道路,數百名年輕的羅興亞穆斯林(Rohingya Muslim)男子和男孩們冒著小雨一邊向前行進,一邊喊著口號:」我們是羅興亞人。我們渴望我們的國家。」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大多數男孩戴著用舊衣服做成的紅頭巾,隊伍最後的兩位少年則舉著寫上「羅興亞大屠殺紀念日」(“Rohingya Genocide Remembrance Day”)的標語。

30歲的Noor Allah坐在附近的差檔門口的涼棚下,注視著這些遊行的年輕人。去年8月30日晚,他的村莊被緬甸軍隊包圍,當時他左臀部被子彈打中,至今傷勢仍未痊癒。

他回憶道:「當晚30個村民被殺,我失去了兩位叔叔。」

Noor說他當時用血塗抹在自己臉上,假裝死亡,逃過了檢查屍體的士兵才得以倖存。在士兵離開後,他與哥哥一起逃到了叢林中,再也沒有回頭看他的家。

在森林的10天裏,他自行療傷並一直在尋找孟加拉的邊境,但缺乏食物及清潔食水。與其他超過70萬名於去年8月逃離這場屠殺的難民一樣,他開始接受在這個全世界最大的難民營中的新生活。

他指向沿著泥濘的馬路遊行的年輕男人和男孩們。

他說:「我聽說緬甸人正在慶祝(羅興亞事件)一周年。他們說羅興亞人不應該被允許回歸。我們在這裡遊行就是為了告訴他們我們牢記我們的家園。」

一位14歲的男孩與他們的朋友們遊行時說:「我們要求正義。」與其他很多示威者一樣,他戴著紅色頭巾,身穿紅色上衣,上面有手寫的文字:「8月25日,羅興亞大屠殺紀念日。」「我們會走去緬甸邊境,告訴他們我們的想法。我們會向全世界發出信息。」

國際社會開始對這些悲慘的號召作出更有力的回應。

本月27日,聯合國任命的事實蒐集小組發佈了一份報告,建議對包括緬甸軍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在內的緬甸軍方領導人進行調查並進行審判。他們涉及的罪行包括大屠殺、反人道主義以及對少數民族地區的戰爭罪。

這份報告進行了歷時一年多的採訪和調查,緬甸政府及軍方一直否認安全部隊在若開邦(Rakhine state)的行動中犯下的罪行。

上述報告指事件「顯出違反及侵犯人權的模式」及「毫無疑問是國際法下最嚴重的罪行」。該報告指責軍方「任意殺戮、強姦婦女、攻擊兒童甚至燒毀整個村莊。」

緬甸與孟加拉政府仍在繼續舉行雙邊會談,討論關於遣返難民的事宜。官員抱怨由於官僚主義導致這個過程被拖延。然而,對於大多數羅興亞人而言,這個進程背後有更深層的問題。

一位社區領導人表示:「緬甸政府依然把我們叫做孟加拉人(Bengali)。如果他們允許我們以羅興亞人的身份,擁有各項權利及公民身份,我們可以回去。不然的話,我們拒絕回去。」

撰文:評論員Daniel Combs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myanmars-genocide-comes-into-closer-view/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Dibyangshu Sark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