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的主要經濟體因未能懲罰那些出口賄賂的公司而受到批評,隨著全球貿易戰加劇了不斷萎縮的市場中的競爭,這個問題預計會變得更加嚴重。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和透明國際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研究,日本、中國、韓國、俄羅斯、新加坡、香港和印度都很少或根本沒有阻止企業在貿易往來中的腐敗。

在太平洋地區,澳洲執法溫和,新西蘭反應有限。

雖然南韓已經倒退,但這兩家機構在其最新的出口腐敗報告中指出,佔世界出口18%的新加坡、中國、印度和香港尚未簽署經合組織反賄賂公約(OECD Anti-Bribery Convention)或遵守單獨的聯合國公約。

中國現時是全球最大的出口國,已將賄賂外國公職人員定為刑事犯罪,但不知道曾否對其本國公民採取過任何行動。印度、香港和新加坡則沒有具體的相關法律。

如果中國、香港、印度和新加坡沒有用來之不易的國際標準來開展業務,執行國際標準國家將會處於不利位置。報告指出,真正的輸家將是全球經濟以及受出口貪污,特別是大型貪污影響下的國民。

2014至2017年間,日本涉及一宗重大的賄賂案件導致被制裁,然後南韓進行了兩次調查。香港、中國、印度或俄羅斯地區沒有發生任何案件。澳洲有21宗處於不同階段的案件,新西蘭有8宗。

總部位於北京的石油和天然氣行業巨頭中國石化集團(Sinopec Group)是經合組織引用涉嫌參與賄賂活動的公司之一。2016年,日內瓦司法部長對中石化瑞士子公司Addax Petroleum發起了一項刑事調查,因為尼日利亞和美國的「法律顧問」收取了1億美元的非法款項。

由於無法證實款項,Addax最終同意向瑞士當局一過支付3,200萬美元作為補償。

美國司法部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於2017年8月發起了另一項調查,指控另一家中石化集團子公司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and Chemical Corp)通過紐約和加州的銀行從Addax向尼日利亞官員支付非法款項。

現時此案的調查仍在進行中。

另外兩家中國公司,即安中石油(China Sonangol)和中國國際基金(China International Fund),被澳洲、英國和美國間接捲入針對力拓集團涉嫌在幾內亞共和國受賄的訴訟行動中。

澳洲聯邦警察局於2017年3月透露,該公司正在調查世界第二大礦業公司的一份自我報告,這家公司在2011年向西非這個貧窮國家的西芒杜(Simandou)鐵礦石項目的一名顧問支付了1,050萬美元的款項。

英國嚴重詐騙署(Serious Fraud Office)對此進行了調查。力拓作為一家英澳公司在倫敦和墨爾本上市。

力拓在2016年發現了一封電子郵件,詳細說明了該顧問與幾內亞共和國總統顧德

(Alpha Conde)(其大學好友)之間的談判,並把監督該項目的執行官停職。

在一宗不相關的案件中,前礦業部長蒂亞姆(Mahmoud Thiam)於2017年在紐約因接收從安中石油和中國國際基金獲得的850萬美元賄賂和洗黑錢罪行而被判入獄,這些賄賂是通過香港發送的,以換取幾乎完全控制幾內亞採礦業的控制權。

力拓並沒有直接涉及此案,但蒂亞姆表示,該公司向他提供賄賂,以贏得BSG Resources有關西芒杜項目一半的控制權,而BSG Resources這家公司為以色列富豪斯坦梅茨(Beny Steinmetz)所有。

力拓否認了此陳詞,在美國也沒有任何指控出現。安中石油和中國國際基金也未受到指控。

涉嫌賄賂的其他公司包括歐洲空客財團(European Airbus consortium)及其若干子公司、巴西工程和石化集團Odebrecht及其兩家子公司,以及總部位於荷蘭的天然氣和石油公司SBM Offshore。

空中巴士(Airbus)是歐洲最大的航空航天公司,目前正在美國、英國、德國、奧地利、法國、科威特和波蘭當局涉嫌賄賂以確保戰鬥機和其他飛機的銷售。部分資金通過新加坡和香港的空殼公司流入。

據稱空中巴士賄賂的國家包括印尼、巴基斯坦、泰國、中國、印度、哈薩克斯坦、土耳其、科威特和斯里蘭卡。

撰文:評論員Alan Boyd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next-trade-war-front-export-bribery/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iStock / 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