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倡議已推進了5年,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對北極隱蔽地區的探險。令人驚訝的是,中國在那裡取得了進展並創造了可以運作的海上航線,這對北極的探索和發展是另一大進步。與一帶一路倡議其他方面相比,此活動的曝光率少得多,現在正是勘探北極地區及挖掘其艱難航運路線的好時機,這些路線在過去一年中大部分時間都處於冰封狀態。這條路被稱為極地絲綢之路,通常被視為一帶一路倡議的延伸,這條路線的發展計劃在一帶一路的文件中首次被稱為「海上合作願景」(“Vision for Maritime Co-operation”)。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引人注意的是,這個不尋常的項目是在世界開始經歷氣候變化,以及全球變暖使極地地區的冰融化的時候出現的。正是溫度的改變才使北極更容易讓人靠近。如今,可以使用3條傳統貿易路線在夏季穿越北方海域。第一條是北極地區沿著加拿大和阿拉斯加海岸線延伸的西北航道(Northwest Passage)。第二條是沿著俄羅斯海岸線延伸的北海航線(Northern Sea Route),最後是從冰島一直延伸到仍然厚厚覆蓋著冰雪的白令海峽的中央北極航線(Central Arctic Route)。

投資在這些北極航線上歸根結底是為了在運輸貨物時節省資金和時間,因此它可能成為一個切實可行的商業貿易機會。如果在這些冰冷的海上提供安全可靠的替代路線,可將歐洲和中國之間的運輸時間縮短20天。沿著俄羅斯海岸線延伸,將東亞與歐洲連接起來的極地絲綢之路旅程會較短,中遠航運( COSCO )已經用自己的船隻沿這條位於東北的北極通道試航。相比之下,通過南海到印度洋和蘇彝士運河的傳統路線更長,因為船隻經常受到海盜襲擊。

為了彰顯這些新的可能性,極地絲綢之路正式納入了一帶一路倡議,北極政策白皮書分享了細節,並將其描述為倡議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北極地區已經開始開發石油和天然氣,極地絲綢之路現在具有更大的意義,因為它提供了短途供應路線以及改善了能源安全。然而,由於北極地區嚴酷而偏遠,因此需要採取特殊設備、尖端技術和技能高超的專家來確保能夠平穩地航行。不僅如此,船隻只能在夏季通過這些航道,只有少數特殊油輪有時會在冬季通過。

最終,到2020年,中國的貿易總值中只有5至15%可以通過北極航線輸送。基本上,由於天氣的限制,這些航線更適合運輸石油、天然氣和乾貨,因為這些貨物的運輸時間更加靈活。到目前為止,全球航運不超過2%使用這些航線,預計到2030年將增加到5%。儘管如此,俄羅斯的貨運量在過去一年已大幅增加,莫斯科預計到2030年將增加10倍。這些地區的發展對中國也是有意義的,所獲利益與俄羅斯的利益趨同,而且中國亦是俄羅斯亞馬爾(Yamal)液化天然氣項目的大股東,該項目每年可供應近400萬噸液化天然氣。

一旦北極航線全面投入運營,亞馬爾項目可以使俄羅斯在全球液化天然氣市場中的份額倍增。北極解凍也使俄羅斯更容易獲得該地區的礦物和其他寶貴資源。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 )計劃投資航行輔助設施和港口,宣佈打算將其打造成真正具全球競爭力的運輸路線。而在極地絲綢之路中,位於加拿大最北端邊緣的西北航道還需要更多時間才能成為一條常規的貿易路線。

到目前為止,北極僅僅主要作為航運的終點,主要涉及貨物的提貨和卸貨。加拿大全球事務發言人亞當奧斯汀(Adam Austen)讚揚了中國發揮的作用,他說:「我們支持中國為北極地區做出建設性工作和貢獻的目的,並讚賞他們對國際規範和法律的承諾。」

通過開發這些北方航道,中國已經開拓了最偏遠的北極地區,並以先驅者的身份積極發展。從長遠來看,這些偏遠地區可以從投資和改良的設施中獲益,因為出口往往受到不利影響,如物流問題、航運延誤和港口關閉,尤其是在丘吉爾、馬尼托巴等地。

一旦北極變得更容易接近,打造基建和商業機會的發展就可以沿著北極路線推進。

撰文:評論員Sabena Siddiqui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ctic-ambition-beijing-eyes-the-polar-silk-road/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iStock / Ge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