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受到補選落敗的打擊,澳洲執政聯盟仍然在沒有下議院多數席位的支持下排除了提前舉行大選的可能性。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反對黨已經在籌備不信任投票,該投票將測試正依賴於中立議員的自由黨-國家黨聯盟(Liberal Party-Nationals alliance)能否依舊站穩腳跟。然而,副領袖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否認政府面臨問題。

弗萊登伯格在接受天空新聞台(Sky News)訪問時說:「我們不會陷入混亂局面,我們將會進入一個由沒有明顯多數議席主導的新世界。歷史證明,沒有明顯多數議席主導的政府也可以運作多年。」

保守派佔據悉尼溫特沃斯(Wentworth)選區議席已有117年,直到在周六的補選中有19%人轉投獨立候選人菲爾普斯(Kerryn Phelps)。這個席位是在前總理兼前自由黨領袖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在今年8月被自己的黨派政變推翻後騰出的。

目前菲爾普斯在偏好分配後擁有無可爭議的領先優勢,即獲得約51%的選票,而自由黨候選人夏爾馬(Dave Sharma)則佔49%。 在2016年的大選中,特恩布爾以超越其最接近的競爭對手17.7%的優勢,獲得了70%的選票。

菲爾普斯曾經是澳洲醫學協會(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的前主席和地方議員,她的勝利歸功於抗議特恩布爾執政手法的選民轉投。 民意調查顯示,傳統的自由派選民也對其將黨的意識形態進一步右傾的行為感到不滿。

現在在議院150個席位中,政府擁有75個席位,而主要反對黨工黨則有69個席位。 另外有6個中立議員,其中包括3個獨立的立法者,他們掌握著權力的平衡。

在上議院,政府只控制了76個席位中的31個,這迫使它再次與政治掮客打交道。工黨有26名參議員,其餘10個席位由獨立人士和小派別持有。

所有6位中立議員成為了政府的救命稻草,他們承諾在工黨發出不信任動議時表態支持,而工黨卻只需要簡單的多數票。菲爾普斯說,她相信除非有特殊情況,否則所有政體都應該全力以赴。

明年5月必須進行大選,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將繼續等到最後限期再重設日期。但中立議員們會要求協調以作為換取他們選票的回報。

綠黨(Greens)立法委員布蘭迪(Adam Brandt)本周一表示,除非關閉燃煤發電站並致力參與氣候變化政策,否則他不會支持聯盟的法案,這對溫特沃斯選民來說是一個關鍵問題。他說:「如果不考慮煤的問題和可再生能源的計劃,選民將會懲罰你。我不會給予政府任何支持了。」

另一位中立議員麥高恩(Cathy McGowan)希望在瑙魯(Nauru)的拘留營中關押的人能轉到澳洲,布蘭迪和菲爾普斯也有同樣寄望。這是周六的補選中提到的另一個主要問題。

補選落敗對聯盟來說不是一件好事,因為澳洲的選民比一般選民更投入且更知情。但政府無法保留其最安全席位表明,在2019年難免出現一場紛爭。

莫里森很難扭轉聯盟每況愈下的命運,因為敗選已經在他試圖調和自由黨的兩個陣營時削弱了他的信譽。這場全國範圍內的變動,現在看來可能會使聯盟陷入危機。

然而,這消息對於工黨來說並沒有甚麼好處,以穆雷(Tim Murray)作為候選人的工黨出現了6.2%的轉投。一些評論員認為,這次投票結果是對兩個主要政黨作出的抗議,也可能是基層獲得政治家們關注的開始。

專欄作家凱瑟琳墨菲(Katherine Murphy)在《衛報》(Guardian)的網站上寫道:「有服務社區意願的代表們也可以從工黨和國民中取得席位。」

墨菲說:「澳洲政治正在經歷一場『地震』。 到目前為止只是發出一陣隆隆聲,但如果就任者沒有察覺到並開始作出改變,隆隆聲就會變成地動山搖。」

撰文:評論員Alan Boyd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australias-government-in-crisis-mode-after-big-poll-los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Peter Parks / 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