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首爾最高法院今天下令一家日本鋼鐵廠向4名南韓人賠償韓戰時強迫勞動的賠償金後,日本感到忿怒,並堅稱該問題在1965年雙方透過簽署「日韓請求權協定」和向南韓提供3億美元的無償援助已經解決。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南韓最高法院維持首爾法院2013年的原判:日本企業新日鐵住金(NSSM)須向4名受害南韓勞工各賠償1億韓圜(88,000美元),這些鋼鐵工人13年前在首爾提告索賠。

儘管法院判予的賠償金額微薄,但此問題具有巨大的政治意義。NSSM稱判決結果「令人深感遺憾」。

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在韓國被廣泛認為是一個強硬的民族主義者,他在國會前就此問題發表講話。他稱該判決「根據國際法是不可能的」,並稱「日本政府將堅定地處理此局面」。

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Taro Kono)動用了王牌。他說,日本將採取「正考慮的每一種方案」,包括將問題提交國際法院。要這樣做,必須得到南韓的同意,但如果首爾拒絕,它將使日本獲得道義上的勝利。

現時懸而未決的一個重要問題是,NSSM若不回應賠償,南韓法院會否申請強制執行扣押資產。鑑於兩國的歷史,此步驟的可能性不容忽視。如果採取這種做法,日韓之間的外交以及可能的商業關係也有機會陷入新低。

從1910年至1945年,朝鮮半島處於日本殖民時期。在1937年至1945年太平洋戰爭期間,成千上萬的朝鮮人加入日軍服役,但數以萬計的朝鮮人在日本本土以及所謂的大東亞共榮圈(Greater East Asian Co-Prosperity Sphere)周遭的日本企業工作。

後者包括強迫勞動者和慰安婦,韓國婦女和女孩在許多情況下被強迫、欺騙或販運到軍事妓院。

1965年的協議是在朴正熙總統的領導下談判得來的。然而,朴正熙政府沒有向戰時受害者提供賠償。相反,還把他們用於經濟發展,為南韓的「經濟奇蹟」(“Miracle on the Han”)作出了貢獻,這是一個快速的過程,把韓國從一個貧困肆虐、死氣沉沉的地方變成繁榮的工業強國。

在20世紀60年至80年代期間,日本公司是南韓的主要投資者、合資夥伴和給予工業建議的貢獻者。南韓於1987年贏得民主,到90年代,南韓不再依賴日本的資本或投資。隨著南韓擺脫昔日的獨裁習慣,民間團體蓬勃發展,日本帝國主義的受害者(特別是慰安婦和強迫勞動者)開始發聲並團結起來。

左傾的文在寅政府2017年開始執政,在與過去有關問題上對日本採取強硬立場。

首爾還叮囑參與韓國海上軍演的日本軍艦不要展示旭日旗,因為這跟太平洋戰爭時期的戰旗太相似,儘管在之前的兩次軍演中旗幟並沒有構成問題。這導致日本不滿而撤艦取消參與。

本月較早時候,一群韓國立法者到訪獨島(Dokdo),這是一個韓國佔據了的小島,日本稱之為竹島(Takeshima),此舉可能會激怒東京。

現時有部分日本媒體擔心文在寅政府甚至可能會對整個1965年協議提出質疑。首爾更有專家認為,這兩個東北亞民主鄰國之間的關係不可能有改善。

撰文:評論員Andrew Salmon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historical-war-between-japan-and-south-korea-heats-up/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Ed Jo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