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及俄羅斯的主要持份者將於本月27日於歐洲相關各方會面,被敘利亞反對派控制的伊德利卜省(Idlib)暫時避過了政府的進攻。然而,當地數千名兒童的命運變得更加迷惘,他們的母親是敘利亞人,父親則是被殺的海外士兵。

在長達7年的戰爭期間,很多伊德利卜的敘利亞家庭選擇將年幼的女兒嫁給海外士兵,這些士兵很多來自亞洲。征服沙姆陣線(Jabhat Fateh al-Sham),即之前的基地組織(Al-Qaeda),向這些士兵支付穩定的薪水,並提供住所。

這個現象對當地的家庭帶來了災難性後果。這些外籍士兵一旦犧牲或者離開敘利亞,這些留下的子女則淪落成為沒有登記父母的兒童。他們的母親通常不知道死去丈夫的真實姓名,因為通常外籍士兵在結婚證上使用的是他們在軍隊的名字。

Haha al-Yousef是來自伊德利卜省農村的一位20歲女子,2014年她嫁給了一位名叫「Abu Mujahed」的外籍士兵丈夫,當時她年僅16歲。

Yousef向亞洲時報(ATimes.com表示:「我當時並不認識我的丈夫,在結婚前也沒有見過他。我只記得結婚是出於家庭壓力。我母親2000年去世了,父親在2013年的一次轟炸中也去世了。」

根據2017年10月 Soufan Center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截至去年,在敘利亞及伊拉克有來自110個國家的逾4萬名外籍士兵。

Yousef的丈夫通常一個月回家逗留10天左右,他認識的阿拉伯單詞十分有限。丈夫對她不錯,而且提供家庭所需,這讓這位年輕的女子感到幸福。

Yousef只知道他的名字是 「Abu Mujahed」,另外就是他來自烏茲別克斯坦。

2015年年中,Yousef誕下了一名兒子,取名為「Mujahid」。不到一年後,她收到消息指她的丈夫在一次土庫曼(Turkmen)山區的戰爭中犧牲了。

Yousef說道:「在他逝世後,我離開了我的村莊。我來到了伊德利卜北部農村的難民營,但我的恐懼與日俱增。兒子Mujahed不願意走出帳篷,因為他的長相與其他孩子不同,他看起來像亞洲人。」

Yousef坦言:「我面對的最大問題是敘利亞社區拒絕接受我們這樣的家庭,這個難民營有很多人指責我的丈夫加入了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IS)團體。我的兒子被歧視,他也沒有朋友。」她指出,她沒有任何家庭記錄,沒有結婚證。她三歲的兒子也沒有身份證,她說:「我只是希望為兒子取得證件,這樣他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樣去上學。」

根據敘利亞的規定,敘利亞國籍只能由從父親那邊繼承,這意味著這些外籍士兵與敘利亞妻子所生的孩子無法獲得敘利亞國籍,從而被剝奪了當地公民的權利。

撰文:評論員Ahmad Zaza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in-syria-children-of-slain-foreign-fighters-in-limbo/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Suppl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