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10年,中國將欺騙式(smoke and mirrors)的外交變成了一種藝術,迷惑了海外的跨國企業以及一眾重要的各國政要。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然而過去12個月,煙霧開始散去,鏡子也出現裂痕,執政的共產黨的專制獨裁嘴臉亦開始顯露。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領導的政府也不懼公開在國內外展示實力,並不斷揮舞「自由貿易」、「全球化」、「改革派」的大旗。

北京積極尋求將南中國海軍事化,將珊瑚礁及環礁變為軍事要塞。中國甚至無視聯合國對菲律賓提出的南中國海仲裁判決,繼續侵犯其他國家的主權。

這些事件被中國的官方媒體巧妙地掩飾,中國還利用新絲綢之路(new Silk Road)或一帶一路倡議形式進行「債務外交」(“debt diplomacy”)。然而,中國新疆地區至少有100萬穆斯林維族人士(Muslim Uighurs)被拘留。

至於台灣問題,提及這個小島都會讓北京政客的公關專家們集體陷入西斯底里的狀態。

簡單而言,儘管中國貿易戰持續升級,中歐之間關於知識產權保護仍存在分歧,中國改革步伐有所放緩,北京的態度卻更加強硬。

說到底,財富帶來權力。在2007年至2017年期間,中國與全球其他國家之間的貿易赤字達到3.192萬億美元。

同時,中國的經濟增長奇跡也形成了一個規模達3億人的中產階層。現時在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消費主義與共產主義攜手並進。

然而,中國為這些成果付出了代價。北京加強對政治異見人士的打壓,以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監控中國的網絡空間,並採用了更複雜的人工智能技術進行監控。

《失蹤人民共和國》(The People’s Republic of the Disappeared)一書的編輯及人權分子卡斯特(Michael Caster)坦言:「天安門事件已經過去了近三十年,中國的打壓卻比任何時候都嚴厲。」

卡斯特指出:「政府對人權捍衛者們進行大範圍的打壓,對他們進行系統化逮捕,使他們失蹤。政府有一個龐大的系統對人民的日常生活進行數碼監控,尤其是新疆地區。」北京對此則拒絕承認。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外交政策項目的高級研究員Piccone強調,中國的權力膨脹不僅在國內發生。他指出,「中國通過遍佈全球的貸款、直接投資、貿易協定」作為外交談判的籌碼,從而挑戰美國的國際主導地位。

北京對於台灣的執著,可與其在回歸前對香港的依戀相提並論。然而,自1997年以來,香港這個前英國殖民地的法治被不斷蠶食,儘管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曾承諾保持「一國兩制」(One Country, Two Systems)。

在過去僅僅 20年,香港已經淪為中國的另一個城市,最新的名字是大灣區(Greater Bay Area)。

撰文:評論員Gordon Watts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peeling-away-beijings-mask-reveals-true-cost-of-chinas-economic-miracle/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