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美國進入期待已久的中期選舉,來自反對黨民主黨的候選人必須有鮮明立場,與現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所宣揚的價值觀形成反差。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宗旨為「美國人優先,其他人都下地獄」,讓美國最忠實的盟友也與之疏離。他採取的單邊主義行動削弱了美國作為國際舞台領導者的角色,這為反對派提供了泛土來與特朗普及他所代表的共和黨形成對比。

特朗普貿然退出《巴黎協議》(Paris Accord),顯然表明他對於其他國家的看法毫不在乎。《巴黎協議》已有195個簽約國。民主黨應該向選民解釋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是當下全球面臨最緊迫的挑戰。

在打破了與俄羅斯長達40年的核武器禁令後,特朗普並無提出任何替代計劃。這是單邊行動的另一個黑暗面。實際上,特朗普重啓軍備競賽後,讓整個世界變得更危險。同時,新的軍備競賽支出將會增加聯邦預算赤字。

特朗普還有意將中國置於新冷戰的境地。他的取態最終將會讓美國自作自受。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上月初發表的演講中概括了反華的立場。彭斯指責中國與美國的貿易逆差巨大,逼使美國企業將技術轉移至中國,甚至「操縱」美國大選。

這是如何實現的?中共官媒利用愛荷華州報紙的插頁解釋特朗普發動貿易戰的後果,將會損害當地農民的生計。

特朗普認為中國與美國的貿易赤字是其竊取美國利益的證據,這說法過分簡單化且違反了基本的經濟學原理。換言之,全球自由貿易實際上是針對美國優先的陰謀。

特朗普認為徵收關稅將解決「不公平」的貿易不平衡。他甚至宣稱來自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將成為美國財政部的新收入,這對特朗普而言是免費的資金來源。

事實上,由進口商支付的關稅將以提價的方式轉嫁至終端消費者。不僅不是免費,關稅變成了加諸在美國消費者和納稅人身上的新稅收。

特朗普的設想過於天真。美國並無具擁有所需技能的工人,而且美國工人也不願意接受中國的低工資。此外,中國的製造業有中間產品的輔助供應鏈,而這些美國並無此優勢。

民主派需要向美國選民解釋,徵收關稅將會讓所有人支付更多成本。那些依賴中國進口原材料或中間產品的美國工業,必須為來自中國以外的其他國家的進口支付更高價格。

撰文:評論員George Koo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to-win-mid-term-elections-democrats-should-pick-trump-apart/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Nicholas Ka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