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瑞穗證券(Mizuho Securities)最近與印度的塔塔集團(Tata group)合作發行了一個投資基金。三菱商事(Mitsubishi Corp)在清奈房地產市場押了重注。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軟銀集團(SoftBank Group)在這個全球第二大人口大國的酒店預訂平台領投了10億美元。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apa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則押注在這個亞洲第三大經濟體的子彈火車上。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則加強對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魅力攻勢。安倍最近贏得連任,這意味著東京不僅會繼續將重心從中國轉向印度,還會繼續深化。

東南亞也包含在內。儘管中國佔據了報紙頭條,但日本主導了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以及越南的基建投資。安倍領導的日本正悄悄地對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以及亞投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的倡議。

甚麼因素推動東京在中國以外尋找機會?這不僅是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貿易戰。近年來,日本企業一直試圖尋找中國的替代國,中國是其主要的貿易夥伴。但在2016年特朗普意外贏得大選後,他們開始加大尋找的力度。

民族主義(Nationalism)是驅動力之一。安倍在2012年上台,他試圖提醒習近平誰才是亞洲的老大。2013年,安倍參拜頗具爭議的靖國神社(Yasakuni Shrine),這在鄰國看來是日本對外侵略的象徵,此舉動激怒了北京。

2015年上海股市崩盤使安倍政府有更大誘因,在中國這個籃子裡放更少雞蛋。北京不公平的貿易措施,包括對國有企業提供巨額補貼、操控貨幣、迫使合資公司放棄保護知識產權。

習近平政府對首爾的報復讓東京感到畏懼。首爾同意讓美國部署薩德的反導彈系統(THAAD),北京隨即叫停前往濟州島及釜山的旅遊團、取消韓國明星的簽證,甚至對現代汽車(Hyundai car)及樂天百貨(Lotte department stores)進行抵制。

特朗普最近對中國的貿易制裁更讓日本觸目驚心。這位宣揚「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的領導人首先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隨後,他宣佈向中國鋼鐵、鋁製品分別徵收25%和15%的關稅,並向2,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

讓東京更為擔憂的是,美國威脅進一步向中國汽車、汽車零件徵收25%的關稅。這將會摧毀日本企業依賴的供應鏈。

在混亂與充滿不確定性的局面之中,安倍政府與歐盟簽署了貿易協定。安倍更大力地宣傳保護貨物和資本的自由流動。

撰文:評論員William Pesek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trump-perennial-problems-nudge-japan-away-from-china/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Prakash Sin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