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欠銀行100美元時,你會有麻煩。但當你欠銀行1億美元時,有麻煩的就是銀行了。這是實業家蓋蒂(John Paul Getty)的名言。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然而,沒有甚麼比中國持有1.165萬億美元國債這件事,更能完美體現這句名言的戲劇性了。人們普遍認為,這種史詩般的債務囤積賦予了習近平政府比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更強大影響力。

對於習主席來說,也確實如此。中國只需要不參加幾次國債拍賣,就能讓特朗普不得不應對債券市場的混亂。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可以不再為北京在今年8月連續第三個月減持美元債券而苦惱了。

這場槓桿比賽仍在進行中,在這個全球最大的金字塔計劃中,習近平領導的共產黨可能只是更大的上當者。

所有國家貨幣的價值愈來愈取決於最高買家中國的持續購買,如果中國停止了,金字塔也就停止贏得新資金去支持以往購入的,於是一切就會崩潰。換句話說,中國可能會比表面上看起來陷入更大的困境。

觀察習近平會或者不會通過拋售美國國債來毀掉特朗普總統的管轄支配是一件有趣的事,習近平沒有在這方面做出無意義的威脅是因為他不能這麼做。

有一個擔憂是,習近平不得不向黨派高層們解釋國家財富中損失的數千億美元。然而,習近平是幾十年來最強大的大陸領導者,很少有行動可以更大程度上削弱他的合法性。

而另一個問題是:由此導致的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升將如何推動中國的快速發展?美國消費者的借貸將飆升,對中國製造商品的需求減少。如果硬要贏得這場戰鬥的話,那也是一場代價高昂的勝仗。

因此,不管是中國還是特朗普,在亞洲的銀行家們都迫切地需要打破他們對美元的依賴。北京、東京、台北、新加坡、新德里和首爾都是美國債務的前16位持有者,特朗普肯定會用最糟糕的方式來處理這些債務。

去年12月,華盛頓削減了1.5萬億美元的稅收,這大大刺激了已經飽和的經濟。本月,他通過了開支政策的共和黨,將預算赤字推高到前所未有的1萬億美元。毫不意外的是,這10年期間其國債利率飆升至7年最高。

特朗普與他親自挑選的美聯儲主席之間奇怪的爭執沒有給民眾帶來信心。自從今年2月接管貨幣政策以來,鮑威爾(Jerome Powell)一直保持著美聯儲在2015年就一直進行的適度緊縮周期。特朗普現時指鮑威爾是瘋了,特朗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表示,鮑威爾聯邦政府正進行一場革命。

不過那是不可能的。由於失業率為3.7%,經濟增長率為4%再加上華爾街進展強勢,美聯儲可能會落後緊縮曲線,並非變革。

然而正在變革的是特朗普,除了不負責任的財政政策和干預貨幣問題外,特朗普正準備對美元進行攻擊。

今年1月,姆努欽表示華盛頓結束了23年來的強勢貨幣趨勢。最近,特朗普抱怨說,美元的強勢使美國處於劣勢。特朗普現在要求包括日本在內的貿易夥伴禁止操縱貨幣,這是特朗普為削弱美元而採取的行動。

那麼北京如何擺脫美元的牢籠呢? 中國人民銀行正努力增加人民幣在全球貿易中的使用率,這包括通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使其被評為世界五大貨幣之一。

習近平可能希望與亞洲其餘幾大美國債券持有者合作。為甚麼不成立一個多政府工作小組來設計一些減少亞洲對美元依賴的方法呢? 比如可以互相交換、成立一個大型亞洲貨幣基金以及聯合形成一種機制,以不會導致市場崩潰的方式減少美元持有量。

這並不容易,而且不用多想就能知道特朗普會在推特(Twitter)上對此作出甚麼反應。 但由於亞洲儲蓄涉及數萬億美元,這是必要而務實的。憑藉一些新思維和大膽的行動,亞洲可以一勞永逸地逃離美元陷阱。

撰文:評論員William Pesek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who-has-the-real-leverage-on-us-treasurie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Reuters / Jonathan Er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