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初就被責令停工的湖北省荊州市羋月橋等工程,近日終於實現停工,「代價」是36尾「極其珍貴」的子一代中華鱘親魚死亡。

中華鱘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有「水中大熊貓」之稱,它的存在遠早於人類自身,在一億五千萬年前就已經存在,是長江特有的珍稀物種。存活至今的中華鱘數目非常稀少,目前全國僅有不足1,000尾人工飼養的子一代中華鱘親魚,其中有567尾「棲身」於湖北恒升實業有限公司——一家養殖企業的中華鱘養殖基地內。

子一代親魚最為珍貴、遺傳多樣性更豐富,對於物種保護有著特殊意義。在羋月橋施工過程中,中華鱘被迫搬遷,結果導致極珍貴的36條子一代親魚死亡,而子二代中華鱘死亡更是高達6,000條。這些歷經億萬年極其珍惜的遠古物種,倒在人類施工的嘈雜之中。

其實,由於該施工項目在初期已影響到中華鱘物種的保護,從一開始就被約談要求停工,然而一次次的批示、約談和通知,都沒能阻止當地的機械巨獸。

施工的嘈雜喧鬧聲讓大魚難以承受,同時養殖設備也十分簡陋,原本在大江大河裡遨遊的的身長2米至4米、體重可達1,400多斤活化石只能在5米立方的水池子裡扎堆生存,像魚缸中的金魚一樣,在多重壓力下最終導致了珍稀物種喪命。

據澎湃新聞消息,農業農村部相關業務部門和湖北省農業廳已組建聯合調查組,對恒升公司展開調查。

如此意義重大、數量稀少的子一代中華鱘,棲息在一家商業養殖場。公司負責人說,此前決定開始繁育中華鱘是作為戰略上的考慮,國家對其商業利用並未放開,這意味著中華鱘養殖是一筆賠錢的買賣。一家民企能否在虧損的前提下持續投入,做好中華鱘的保護和保育,實在讓人擔心。由企業來承擔「極珍貴」中華鱘的保護繁殖,本身就存在巨大風險。既然子一代中華鱘數量如此稀少,物種價值極端重要,最佳的辦法,理當是通過公共投入,進行保護和繁殖。所以,湖北荊州中華鱘的死亡事件,要解決的,不僅僅是一個中華鱘養殖場的搬遷問題。如何完善保護中華鱘的投入機制,給中華鱘找一個安全可靠的家,這更值得相關部門正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