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舍宮(Elysee Palace)的禮儀是不可動搖的。在巴黎舉辦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100周年紀念大會上,沒有人能夠從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身上搶鏡。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畢竟馬克龍在訪問多個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場時投入了他的所有政治資本,警告並反對民族主義的興起和西方右翼民粹主義的激增。他一直小心翼翼地把重點放在贊美「愛國主義」上。

全球主義者馬克龍與民粹主義偶像、意大利內政部長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之間的衝突凸顯了整個歐洲的思想鬥爭。薩爾維尼憎惡布魯塞爾體系,馬克龍則正在加強對「歐洲主權」的辯護。

而針對美國的強大,馬克龍提出建立一個能夠實現自主自衛的「歐洲軍隊」,並「與俄羅斯進行真正的安全對話」。

然而,當他們與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在全球會議中共享舞台時,所有的這些「戰略自治」理想都崩塌了。

這次的大會並不是雅爾達會議(Yalta conference)的翻版。特朗普和普京的中間隔著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馬克龍以及馬克龍的夫人,然而特朗普和普京仍有交流。

澳洲總督科斯格羅夫爵士(Sir Peter Cosgrove)證實,特朗普和普京在工作午餐時至少進行了半小時「熱烈友好」的對話。

儘管普京否認了進入美國深層政府,但普京提及的新型武器先鋒(Avangard)可能讓特朗普感受到威脅。

先鋒是一種高超音速滑翔彈頭,今年夏季起正式在俄羅斯進入生產線,或將於明年年底在烏拉爾(Urals)南部投入使用。

在不久的將來,先鋒可通過強大的Sarmat RS-28洲際彈道導彈發射,並在15分鐘內抵達華盛頓。美國清楚,先鋒根本不能被世上任何現有的系統截獲。

除此之外,特朗普和普京也談到了敘利亞問題,還可能談及了伊朗。假如兩人在本月底布宜諾斯艾利斯的G20峰會上能繼續對話,普京有可能會提醒特朗普,伊朗問題可能會觸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撰文:評論員Pepe Escobar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decoding-the-hypersonic-putin-on-a-day-of-remembrance/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