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22個月中,亞洲一直對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充滿怒氣的推特(Twitter)膽戰心驚。但事實證明,特朗普的三維投影,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才是亞洲經濟的最大風險。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在相隔44天的兩場演講中,彭斯放棄了2019年美國對亞洲的計劃。這對亞洲區域的政策制定者、市場及投資者來說不是一個好消息。

在最近舉行的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和亞太經濟合作論壇峰會(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forum)上,彭斯的表現告訴亞洲國家3個重點。

一是美國即將對中國徵收價值5,050億美元的關稅。此前,特朗普一直聲稱要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倍徵稅。

特朗普對貿易的誤解導致他相信,中國在2017年向美國出口的價值5,050億美元商品意味著中國對美國工人進行了同等數額的榨取。

特朗普在世界舞台上最大的失誤之一,就是相信同樣信奉民族主義者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會屈服。

二是中國將對美國進行報復。到目前為止,習近平的團隊都一一反擊了。習近平於本月17日提出,任何形式的戰爭最終都不會有任何贏家。

然而隨著特朗普擴大攻勢,習近平面臨著必須反擊的壓力。北京有很多武器可以選擇。

第三,亞洲國家若選邊站可能會擾亂市場。

在上周舉行的東盟峰會上,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問了一個所有的亞洲領導人都想問的問題:當他們被迫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做出選擇時,應該怎麼辦?

安倍晉三(Shinzo Abe)領導的日本很久以前就選擇了特朗普,而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的菲律賓已經轉向了習近平。其他國家領導人也都在權衡如何安全地周旋於心胸同樣狹窄的特朗普和習近平之間。

正如彭斯警告,亞洲國家可能被捲入不可預計的市場危機之中。特朗普徵收任何新關稅都會打擊亞洲的股票、債券和貨幣。

一個策略是等待美國人在2020年選擇一個更理性、親貿易的領導者。然而如果特朗普屆時連任總統,那麼接下來的6年,亞洲領導人都不得不在兩難的處境中周旋。

撰文:評論員William Pesek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expect-trump-to-double-down-on-the-trade-war-with-china/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Saul Lo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