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和印度儲備銀行(RBI)陷入公眾紛爭之中,而這種不和已經惡化。有分析師表示,兩者之間存在摩擦,因為政府希望在明年大選之前加大支出力度。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稱,莫迪政府「急於加速經濟」,而且在如何利用央行的儲備金方面仍出現分歧。然而,據報導指,聯邦財政部根據印度儲備銀行法(RBI Act)第7條款就3個政策問題啟動了磋商,包括電力部門貸款違約的處理、央行向政府發放的股息數量以及央行對其他不良貸款水平很高的銀行施加的限制。

根據規則,引用該部分條款必先與印度儲備銀行行長協商。如果屆時雙方仍未能達至共識,政府可以根據「公共利益」向行長發出書面指示。

第7條款是迄今為止在央行在其83年歷史中從未採用的「極端」選擇。雖然過去也存在分歧,包括目前正在進行談判的問題。

莫迪政府打破常規並推進有別於例行政策的指令,引起了央行的強烈反應。印度央行副行長艾查里亞(Viral Acharya)在上月26日的一次會議上表示:「不尊重央行獨立的政府早晚會使金融市場的憤怒,引發經濟火災,並會在他們破壞了一個重要的監管機構時感到後悔。」

艾查里亞的講話令政府感到震驚。財政部長賈伊特利(Arun Jaitley)公開反駁指,當政府經營的銀行多年來積累不良資產(NPAs)時,央行也視而不見。

但這番關於央行有限度地獨立的言論提醒了人們,改革的步伐和質量最終仍然是由政府決定。儘管已經姍姍來遲,但央行本身並不能徹底改革破舊的公共銀行系統。人們對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NDA)政府的期望很高。但它的方法缺乏緊迫性。正如預測所料,它的實驗、銀行董事局、稱為“Indradhanush”和“Gyan Sangam”的現有銀行結構重整計劃也證明是不能勝任的。

央行的利率亦不再由行長設定。貨幣政策委員會6名成員中有3名由莫迪政府提名,該委員會接管了2016年由行長設定利率的責任。央行行長只是6名投票成員之一。政府把利率問題怪罪在行長身上是不公平的。

莫迪政府傾向於將治理和政策失敗不成比例的責住歸咎於央行,但當中許多是因其下的決定或延誤造成的。如果繼續允許這種趨勢持續,該機構將面臨不可逆轉的聲譽受損。

政府上月31日發表的一份聲明承認,央行的自主權至關重要,同時強調法規對其施加的限制。該聲明指:「政府和央行在其運作中都必須以公共利益為大前提。」它同時建議在未經確認的情況下,根據第7條款進行的磋商程序可能仍會進行。聲明指談判的最終結果將會在協商過程完成後公佈,但沒有提及第7條款。

如果政府堅持通過援引印度儲備銀行法來強調其觀點,那麼就會出現央行史無前例的局面。行長帕特爾可能別無他選,只能辭職。因為這意味著他已經失去了政府對他的信心,迫使央行的例行政策問題採取極端方式。

撰文:評論員Puja Mehra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modi-govt-chooses-the-nuclear-option-for-reserve-bank-of-india/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