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作為與「巴基斯坦先知追隨者運動」(TLP)達成協議的一部分,巴基斯坦政府對巴基斯坦基督教婦人比比(Asia Bibi)實施旅遊禁令,比比上周三就褻瀆案被最高法院裁定無罪。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儘管她丈夫馬西赫(Ashiq Masih)因為擔心家人的安全而尋求國際援助,比比的旅行禁令仍然存在。他批評政府與強硬派伊斯蘭教主義者達成協議,因為這使他的妻子陷入了法律困境。法新社(AFP)報導指,他呼籲當局保護他的妻子。

在對比比宣佈裁決後,激進的TLP封鎖了該國所有主要城市的道路,要求推翻這決定並將她吊死。該組織還要求解僱無罪釋放了比比的3名最高法院的法官。

事實上,該組織的一名領導人甚至要求謀殺法官。TLP聯合創辦人Muhammad Fatal Badri在拉合爾(Lahore)向抗議者發表講話時說:「這3人都可能被謀殺,他們家裡的人,比如保安、司機或廚師都有可能殺死他們。」

這是該組織一位主要領導人不祥、公然的暴力煽動,他也對陸軍總司令(Army Chief)發出威脅。

TLP的領袖奎德里(Afzal Qadri)指責陸軍長官是「Qadiyani」,這是對艾哈邁迪穆斯林( Ahmadi Muslims)的貶義詞,被伊斯蘭組織視為異教徒並被巴基斯坦憲法(Constitution of Pakistan)趕出教會。

奎德里企圖在陸軍隊伍中煽動兵變,他在向人群發表講話時吼道:「軍隊的穆斯林將軍應該反抗陸軍總司令。」

儘管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在判決當天發表講話,呼籲暴徒不要與國家發生衝突,但TLP仍然使國家陷入癱瘓和威脅中。翌日,蘭汗前往中國,希望獲得類似於沙特阿拉伯給予的援助。

巴基斯坦宗教事務部長卡德里(Noor-ul-Haq Qadri)和旁遮普法律部長Raja Basharat為政府代表,奎德里和Waheed Moor則為TLP代表,雙方最後進行談判並達成了一項協議,以便將抗議的暴徒趕離街道,因為這些暴徒使這個國家陷入了停滯狀態。

這項被廣泛譴責的5點協議細節如下:

a)政府不會干涉針對比比案的判決請求上訴;

b)政府將啟動法律程序,立即將比比的名字列入出境管制清單內;

c)將啟動正當程序,調查所有在抗議活動中殉難的人;

d)將立即釋放被捕的示威人士;

e)TLP向任何被無意中傷的人道歉。

巴基斯坦正義運動黨(PTI)

巴基斯坦正義運動黨(PTI)在暴力挑戰國家權威後被視為已屈服於TLP的要求,這對各單位領袖來說是一個死亡威脅。該國著名英文報紙《黎明》(Dawn)表示伊姆蘭汗的演講是歷史上的敗筆,因為又有一個政府向那些既不相信民主也不相信憲法的暴力宗教極端分子投降了。

這是巴基斯坦在今年內第2次屈服於TLP的要求,儘管該組織違法並煽動暴力。去年,該組織一直將以該國首都為「人質」來反抗選舉改革法案(Election Reforms Bill),因為該法案被視為褻瀆神明。

甚至連聯邦部長也批評政府處理TLP的方式。聯邦人權部長馬薩里(Shireen Mazari)說:「避免流血事件的姑息政策會向暴徒發出一個危險的信息,並破壞了民主和平抗議的概念。國家必須執行法治並支持國家機構,特別是當他們成為被攻擊的目標時候。」

聯邦新聞部長喬杜里(Fawad Chaudhry )指責抗議者挑戰國家權威是一種叛國行為,他說:「抗議者侮辱了巴基斯坦憲法,國家絕不姑息。」

在比比案宣佈判決後,超過5,000人被控破壞公共財產。 截至周日,旁遮普警方逮捕了約1,100名嫌疑人,其中130人被登記。

然而,儘管有證據表明該組織的領袖煽動了暴行,但TLP還是與那些破壞財產的人撇清了關係。因此,政府的行動僅限於那些激進伊斯蘭組織的爪牙。

領導層堅稱,他們正等待比比案重審的判決。TLP發言人艾希拉斐(Ejaz Ashrafi)說:「該協議並不意味著我們取消了抗議活動,它只意味著我們將其推遲到最終裁決公佈後。」他又說:「如果該裁決再次對比比有利,我們將會恢復抗議,直至她按照伊斯蘭法律受到懲罰。她是一個褻瀆神靈的人,必須被絞死。」

撰文:評論員Kunwar Khuldune Shahid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pakistan-surrenders-to-radical-mobs-demands-in-blasphemy-case/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Rizwan Tabass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