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緬甸和孟加拉緩慢地實施雙邊協議,遣返數十萬穆斯林羅興亞難民的時候,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在如何應對該地區這一代人最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方面陷入僵局。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上月22日,當地媒體援引馬來西亞外交部長賽夫丁(Saifuddin Abdullah)的話說,由新加坡外長維文(Vivian Balakrishnan)率領的東盟外交部長「特別工作小組」計劃於本月底訪問緬甸,討論把羅興亞難民遣返緬甸的問題。

然而,在上月24日,新加坡外交部否認成立了任何關於羅興亞遣返的東盟特別工作小組。兩天後,《雅加達郵報》(The Jakarta Post)報導緬甸「歡迎」了「東盟有限度工作小組」,這顯然使印尼感到厭煩,該國希望所有東盟成員國平等參與。該組織內再次出現誤傳和混亂。自去年危機爆發以來,東盟未能就這個測試該組織團結性的問題達成共識。

羅興亞問題是東盟需要解決的一個特別敏感和極端的問題。這不是普通的人道主義危機,而是與身份、社會觀念和自決有關的主要政治問題。

由於東南亞主要大國與昂山素姬政府建立了重要的雙邊關係,東盟對羅興亞問題的緘默也變得更加複雜。

新加坡和泰國就是好例子。作為東盟現任和明年的輪值東盟主席國,這兩個國家都擁有或將擁有巨大權力來指導該組織如何應對羅興亞危機。

根據最新核對的數額,新加坡是今年緬甸的第二大外國投資者,截至今年9月,投資總額為198億美元(佔所有投資的25.4%)。

但這些關係有利有弊:新加坡可以利用這些強大的雙邊關係作為宣傳,以東盟主席國身份要求奈比多在羅興亞問題上作出有意義的讓步,或者它可以選擇僅僅在名義上發聲,以避免使其與昂山素姬政府的雙邊關係變得緊張。

雖然新加坡外長維文在最近的聯合國大會全體會議期間發表的批評性言論表明,新加坡可能願意在擔任東盟主席國的情況下向奈比多施壓,但目前尚未清楚該國是否願意在快速自由化的緬甸危及其當地投資。

緬甸和泰國的關係可能是東盟向緬甸集體施壓的另一個障礙。泰國與緬甸的邊境線長達2,204公里,它仍然是奈比多最值得信賴的區域合作夥伴之一。它目前是在緬甸僅次於中國和新加坡的第三大投資國,截至今年9月,經核對金額為143億美元。

泰國現在經常為緬甸的民族武裝組織和緬甸政府代表之間舉行非正式會議,作為持續和平進程的一部分。因此,自最近出現緊張局勢以來,曼谷一直在羅興亞問題上默默支持奈比多。

在過去,泰國嚴厲打擊羅興亞難民,並拘留和/或驅逐這些從緬甸暴力事件逃脫的人,同時將羅興亞尋求庇護者列為「非法入境者」。

泰國過去和現在的行動表明,曼谷將會繼續優先保持與緬甸的友好雙邊關係,而不是在明年接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時向其施壓。

在此背景下,在本月即將舉行的第33屆東盟峰會上,看來就羅興亞危機達成多邊主張或政策建議的機會不大。

撰文:評論員Angshuman Choudhury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rohingya-refugee-crisis-is-tearing-asean-apart/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Reuters / Darren White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