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上周二飛越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前往新加坡參加東南亞國家聯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ASEAN)峰會時,他的專機在南沙群島(Spratly Islands)距離中國哨所50英里的上方經過。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彭斯在峰會期間表示這是一種「航行自由」,而且向中國傳達出信息:美國在該海域內的行為不會因為中國的警告而被嚇倒。

近幾個月來,美國海軍提高了在南中國海自由航行的頻率(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s,FONOPs)。本月早前,美國首次公開呼籲中國撤回最近在該地區部署的導彈和其他軍事武器。

東盟領導人於本月15日在一份聯合聲明中強調了此觀點,儘管沒有明確指向中國,聲明提出了他們對南中國海問題的「憂慮」。

早在2015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美國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保證,北京不會將其在南中國海新建的人工島嶼軍事化。

但今年中國在這個具爭議性的島嶼部署了地對空導彈(surface-to-air missiles)和反巡航導彈系統(anti-cruise missile systems)。

美國正在向東盟施壓,阻止其通過一項向北京妥協的協議,該協議支持中國的海上力量並承認其海域。北京的「九段線」(nine-dash line)地圖認為南中國海的90%為中國領土。

這標誌著華盛頓背棄了其傳統政策——傳統政策支持通過區域內的外交接觸和談判遏制中國的海洋野心。

華盛頓現在公開將自己擠入這個區域並成為中心,以便給這條全球最重要的海上航道之一制定規則。每年通過這條海上航道的貨物價值高達5萬億美元。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將作為新的東盟 – 中國國家協調員監督談判。談判的目的是限制索賠國挑戰地區安全和國際法,單方面強加其意願。

然而近年來,中國一直拖延談判,與此同時收回了具爭議性的島嶼並部署了反導系統。

愈來愈多人懷疑中國在利用談判作為掩護,以單方面改變海事現狀,犧牲較小的索賠國以及美國的利益。

今年較早時候,東盟和中國宣佈已經就南中國海的行為準則達成了「單一草案」。中國還大膽提出,東南亞各國必須停止在南中國海的演習以及與美國、日本等外部勢力的軍事合作。

但華盛頓已經明確表態,絕不會對中國在該戰略水域的主導行為袖手旁觀。

撰文:評論員Richard Javad Heydarian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us-drops-the-gauntlet-in-the-south-china-sea/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