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前,當Anuradha Roy第一次來烏布作家和讀者節(Ubud Writers and Readers Festival)時,她深入地瞭解了峇里島的歷史。那段經歷為她近日出版的新書「All the Lives We Never Lived」提供了豐富的靈感。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儘管Roy這本第4部小說與印尼的度假小島有著現代和歷史的聯繫,但它的核心是審視當代印度及其種種問題,如民族主義和日益加劇的不平等所帶來的危險。

Roy說:「寫作此書時,我所關注的是一個藝術家在國家遇上危機時該如何自處。我所有作品都是關於無力感的。」

儘管如此,書中仍帶有希望元素。其中包括印度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泰戈爾(Rabindranath Tagore)與德國畫家史畢斯(Walter Spies)在峇里島的一次會面。

Roy說:「那時我正構思,這個故事裡有一個極具想象力但非常孤獨的小男孩,他與母親的關係很疏遠。他活在圖畫裡,為自己創造了一個虛構的世界。但那些圖畫是甚麼呢?然後我想起了史畢斯。」

史畢斯是一個德國外交官的兒子,於1895年出生於德國,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全家被監禁。戰爭結束後,史畢斯搬到德國,在那裡開始了前衛風格的繪畫創作。之後他逃離了歐洲,於1927年到達峇里島,在那裡繼續創作並提攜本土畫家。

作為一個峇里島文化的愛好者,史畢斯也為創造峇里島持久的藝術神秘感出了一分力。

泰戈爾於1927年也到達了峇里島,為他的維斯瓦·巴拉蒂大學(Visva-Bharati University)籌款,同時擴大印度與東南亞之間自10世紀起的聯繫。史畢斯為泰戈爾擔任了幾天的導遊。Roy被兩人的這次會面所吸引,並將其改編成了虛構故事。

在Roy的小說中,男孩的母親與泰戈爾乘坐同一艘船來到峇里島,她同時也深受與史畢斯相遇的影響。史畢斯曾經去過印度,在那裡遇到男孩的母親,帶她認識一個不同的世界並鼓勵她離開令人窒息的婚姻,啓程前去峇里島。

這部小說反映了印度知識分子在政治和社會動蕩期間對藝術的辯論。

正如小說中所展現的一樣,Roy認為平權問題迫在眉睫。她說:「我覺得今時今日印度的希望在於女性和賤民階級(Dalit)。他們是被壓迫者,他們將會帶來改變。」

撰文:評論員Muhammad Cohen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a-voice-for-indias-powerless-in-1920s-bali/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