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10月,美國及蘇聯共同主持了阿拉伯與以色列之間的馬德里和平談判(Madrid Peace talks),這是自1948年以色列建國以來,敵對的兩方首次面對面坐下來談。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老布殊任內前國務卿貝克(James Baker)在雙方之間進行外交斡旋,因這歷史性事件而廣受讚揚。

馬德里的和平進程最終形成了巴勒斯坦領導人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 )與以色列前總理拉賓(Yizhak Rabin)於1993年簽署的《奧斯陸協議》(1993 Oslo Accords)。次年,以色列與約旦國王侯賽因(King Hussein of Jordan)簽訂和平條約(Wadi Araba Agreement)。

事實上,美國第41任總統老布殊(George HW Bush)是最初馬德里協議出現突破的背後功臣。94歲的老布殊上周末在侯斯頓家中逝世。

在美國,老布殊因1990年解放科威特而聞名。在阿拉伯世界,他卻被認為向伊拉克獨裁者薩達姆(Saddam Hussein)的部隊入侵科威特亮了綠燈。

老布殊政府在執政期間被認為誤導了巴格達,令其產生錯誤印象以為美國不會干預薩達姆軍事入侵科威特。這個承諾是由美國駐伊拉克大使葛蕾斯匹(April Glaspie)傳達的。

薩達姆曾經向葛蕾斯匹抱怨科威特無視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的配額,這導致伊拉克損失了數十億美元的石油收入。

根據1998年戴卓爾夫人基金會(Margaret Thatcher Foundation)揭秘的一份文件顯示,葛蕾斯匹表示她已經服務了科威特20年,「現時我們對這些阿拉伯事務不採取任何立場」。 8日後,伊拉克軍隊入侵了鄰國科威特,佔領了這個擁有豐富石油資源的酋長國。

參與過二戰的老布殊認為薩達姆是另一個希特拉。在要求薩達姆無條件從科威特撤軍被伊拉克無視後,老布殊隨即啟動了著名的「沙漠之盾」軍事行動(Operation Desert Shield )。

這次始於1991年2月的衝突影響了整整一代阿拉伯人的思想。最終在第100日結束戰爭,科威特被解放,2萬名伊拉克人喪生。其後針對薩達姆政權的制裁讓伊拉克陷入破產,並摧毀了數百萬伊拉克人的生活。

老布殊曾於1991年指出:「佔領伊拉克將摧毀我們的聯軍,從而讓整個阿拉伯世界與我們對立,並讓一個破產的暴君成為阿拉伯世界的英雄。」

在舉行了四日悼念活動後,這位美國前總統將會於週四在德州下葬。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力正逐漸式微,並被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迅速取而代之。

撰文:評論員Sami Moubayed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george-h-w-bush-and-the-american-era-in-the-middle-east/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David Valdez, White House via C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