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姆蘭汗(Imran Khan)的巴基斯坦正義運動黨(PTI)政府上台時宣佈了一項促使對氣候變化採取行動的宣言。宣言強調了PTI政府在2013年至2018年統治開柏普赫圖赫瓦省(Khyber Pakhtunkhwa)省時推出的「十億樹木海嘯」(Billion Tree Tsunami)計劃,並聲稱類似項目在該政府執政後就將會在全國范圍內啟動。

然而,在執政近4個月後,政府在氣候變化方面的表現不多。巴基斯坦代表團在波蘭城市卡托維茲(Katowice)舉行的聯合國COP24氣候會議凸顯了此問題的嚴重性。在會上,氣候變化總理顧問Malik Amin Aslam重申,該國「已經沒時間了」。

國際組織「德國監測」(Germanwatch)發表的2018年全球氣候風險指數(Global Climate Risk Index)使巴基斯坦成為氣候變化方面第七大最脆弱國家。氣候變化的影響使巴基斯坦去年損失了3.84億美元,儘管該國正努力應對國債。

這些損失源於旱災和洪水,兩者都會破壞農業和供水,同時還會產生巨大的溫差,從而對群眾產生影響。今年的熱浪是該國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另一個不祥之兆,巴基斯坦氣象部門曾在今年5月和6月在卡拉奇(Karachi)發出高溫警告。

巴基斯坦愈來愈容易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儘管該國只排放不到1%導致全球暖化的溫室氣體。然而,伊斯蘭堡正努力爭取控制一場它幾乎沒有參與創造的危機。

除管治問題外,該國還缺乏應對氣候變化的動力。一名政府官員承認:「與發達國家不同,氣候變化實際上並非一個在選舉期間爭論的議題。當中沒有太多政治觀點,因而缺乏意願。

又有其他人認為,即使意志存在,但就目前情況而言,伊斯蘭堡根本沒有能力應對氣候變化。前氣候變化部部長Syed Abu Ahmed Akif告訴亞洲時報(ATimes.com:「我們已經破產,我們沒有錢。政府沒有足夠的錢支付氣候變化部員工的工資。當我離開時,整個氣候變化部門1萬億巴基斯坦盧比的預算只剩下7億巴基斯坦盧比(即約500萬美元)。」

官員們表示,另一個問題是氣候相關問題的責任被降級處理。作為2010年巴基斯坦憲法第18項修正案的一部分,環境問題成為省級管理人員必須處理的問題。

旁遮普環境保護局局長Tauqeer Qureshi說:「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例如,聯邦政府從未接受在沒有省級代表在場的情況下讓省政府參加像COP這樣的活動。」

Qureshi又說:「例如,聯邦政府與世界銀行就一項價值2.73億美元,稱為旁遮普綠色發展計劃(Punjab Green Development Programme)的項目達成協議,但旁遮普政府連計劃也沒有啟動,因為政府內部人士與不希望對氣候變化採取行動的行業領導者一直保持密切關係,並擔心計劃會影響他們的利潤。」

與此同時,Akif指出,中巴經濟走廊(CPEC)正在加劇巴基斯坦的氣候變化挑戰。Akif說:「每個開發項目都會對氣候產生影響。當貨車移動時,它們排出廢氣。這就是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爭論的情況,發達國家在工業時期已有機會完成所有建設,但現在卻想阻止我們發展。」

撰文:評論員Kunwar Khuldune Shahid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lack-of-resources-hits-pakistans-fight-against-climate-change/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Muhammad Reza / Anadolu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