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分裂澳洲執政黨自由黨(Liberal Party)意識形態的鬥爭在距離大選僅幾個月的時間內爆發成公開戰爭,並且可能導致一批心灰意冷的議員發動退黨潮。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在民意調查中,聯盟(The Coalition)表現很差。上周一,無黨籍候選人費爾普斯(Kerryn Phelps)宣誓成為溫特沃斯(Wentworth)選區的成員以彌補前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騰出的空缺之時,該聯盟正式失去其議會多數席位。

今年8月,由該黨右翼份子領導的內部政變推翻了特恩布爾自由黨領袖一職,疏遠了溫和派的支持者,並促使很多議員請辭,這可能導致政府無法通過立法。

維多利亞州議員班克斯(Julia Banks)上周二退出自由黨,並表示她將作為獨立候選人參選,打擊對特恩布爾的「野蠻進攻」。她說:「無可否認,他們的行為是自私的。 自由黨出現了變化,主要是因為反動派和倒退的右翼份子行動,他們只顧自說自話而不聽取民意。」

新南威爾士自由黨議員凱利(Craig Kelly)在溫和派對右翼份子的反擊中被擠出預選戰後,預計持續至今年12月6日,但可能會在明年變成獨立候選人。

另外兩名特恩布爾的忠實擁護者,占莫蘭(Jim Molan)和朗迪(Craig Laundy)正考慮加入不斷擴大的獨立候選人大軍,但已經排除了離開政黨的可能性。朗迪表示,他可能不會在選舉中重新爭奪席位。

對於國家黨(the Nationals)的議員賀根(Kevin Hogan)的支持也存在疑慮,他是聯盟的一個次要夥伴,在議會提問時間內他與獨立人士坐在一起,並抵制黨內聯席會議。

反對黨工黨(Labor Party)利用政府的弱點表示,可能會尋求高等法院對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參加議會的資格作出裁決。達頓的家族信託部分擁有可獲公共福利的托兒中心,而議員規定不得在政府協議中擁有直接或間接的經濟利益。

右翼政治掮客John Ruddick告訴費爾法克斯媒體(Fairfax Media),內訌將持續很多年,他說:「這是一場哲學和結構性的戰爭。這就是它只會在兩場即將到來的選舉後升級的原因。」

班克斯的倒戈已經將聯盟的實力削減至73人,儘管可以在一次平分選票中號召眾議院議長史密斯(Tony Smith)。朗迪、凱利、占莫蘭和賀根可能會支持政府立法,迫使擁有69個席位的工黨在很大程度上依賴獨立候選人。

政府應該仍然可以勉強捱過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已經暗示將在明年5月舉行的大選,但可能不得不做出一些重大的犧牲。

稱自由黨心胸狹隘且與世脫節的獨立派和小派別將利用他們的談判能力來推動那些得到廣泛支持的改革。

其中包括將瑙魯島難民拘留中心的兒童轉移到澳洲的機構,以及建立國家廉政委員會以恢復人們對政治制度的信任。該委員會可能會成為反貪監管機構。

公眾大力支持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這是導致自由黨內部權力鬥爭的問題之一。右翼分子反對任何可能結束化石燃料在電力輸出中佔主導作用的措施,這使該黨沒有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

對這些問題不採取行動,以及自由黨不願意支持像同性婚姻這樣的民粹主義政策,正在造成龐大的政治損失。這個聯盟在上周末的維多利亞州選舉中被擊敗,在6%轉向工黨後減少到約30個席位。

令莫里森擔憂的是,該黨最近最大的挫敗來自在通常投票支持自由黨的富裕選民的轉向。這反映了上個月在溫特沃斯補選期間首次出現的趨勢。

明年3月將由人口最多的新南威爾士州的選民表達意見,而自由黨議員兼州長貝莉珍妮安(Gladys Berejiklian)則要求她的同事遠離以避免傳染效應。她的政黨已經面臨著一場動蕩的鬥爭。

最新的Newspoll民調結果顯示聯盟將落後工黨10個百分點,這等於在全國選舉中失去20個席位。就總理來說,獲得46%支持率的莫里森仍然比工黨領袖索頓(Bill Shorten)更受選民歡迎,但如果他的政黨在選舉中落敗這將無濟於事。

撰文:評論員Alan Boyd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morrisons-government-falling-to-pieces-ahead-of-poll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Mark Grah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