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舉行的東盟峰會上,泰國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公佈了以可持續發展作為泰國在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輪值主席國年間的主題。雖然有人說這個主題迴避了2019年東盟面臨的重大問題,但筆者認為這是泰國大膽作出而且迫切需要的舉措。可持續發展是東盟國家在面對日益變得重要的問題上可能找到共通點的關鍵。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踏入2019年,對外方面,該地區面臨來自主要地緣政治參與者壓力增加,而在內部,則必須兌現政府承諾,以維持甚或促進過去十年的經濟收益。如果沒有可持續的區域發展合作,東南亞經濟持續增長的優勢將難以在未來維持多十年。

日本最近與五個湄公河下游國家舉行了一次峰會,討論支持日本融資的區域發展新計劃。印度和歐盟也一直推出與該地區增加連通性的新投資計劃。

在東南亞,這通常是受歡迎的消息,但它可能要付上代價:該地區再次成為發揮地緣政治力量的戰場。

隨著美中關係的惡化,東盟成員國正感受到貿易戰的影響,以及日趨激烈的影響力競爭。然而,雖然這些區域發展計劃存在一些重大風險,但在連通和基建方面的外國融資下跌數十年後,它們也為亞洲發展中國家提供了重要機遇。

為此,東盟及其發展夥伴的一個關鍵優先要務是確保新一輪湧入的的融資能滿足東南亞人民的發展需求,並且不會被全球權力鬥爭扭曲。當政府接受發展融資的決定與地緣政治因素相關時,中小國家往往難以拒絕或爭取更理想的條件。

在東南亞,維持地緣政治平衡和合理開發融資的最具戰略性方法是支持該地區的政府制定參與條款。筆者認為,東盟是唯一可靠的選擇,使該地區各國能夠有共識地確定區域發展合作的方向,並防止陷入正在醞釀中的地緣政治風暴。

東盟在幫助該地區(主要是中小型)國家塑造自己的政治、安全和經濟環境方面非常成功。通過東亞峰會,各種東盟領導人會議(10+1)和其他對話平台,東盟擴大了該地區各國的影響力,共同制定了尋求幫助和影響該地區各國的主要大國的參與條件。東盟的貿易協定已經開放了市場,遠遠超出了大多數國家本來能夠實現的目標。

東南亞愈來愈多創新 – 特別是新技術和改進的數碼信息和通訊方面 – 以及其青年一代有潛質推動解決可持續發展目標(SDG)方面取得快速進展,筆者相信東盟可以發揮催化作用。

如果東盟能夠有效地塑造發展融資的湧入,那麼我們將會看到一個區域掘起,該區域愈來愈有信心確定方向,並迅速走向以人為本的社區建設,不讓任何一員落後。東盟過去已經證明,通過走在一起,其成員國能夠克服並跨越解決該地區最嚴峻的挑戰。在迅速轉變的地緣政治全球舞台上,由東盟主導穩定的區域發展合作方式將會為東南亞人民和未來的經濟提供雙贏局面。

撰文:評論員Thomas Parks,Deepali Khanna
原文:http://www.atimes.com/prospects-for-asean-leadership-on-regional-development/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