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拜訪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Erdogan)位於安卡拉(Ankara),價值達5億美元的豪華官邸時,他說:「這讓我印象深刻。」 然而,缺乏幽默感的埃爾多安似乎未能理解普京的弦外之音。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Hasan Unal是土耳其的知名政治學家及國際關係專家。他坦言:「土耳其政府在第一階段表現得非常好。但到了第二階段,部分土耳其媒體刊登了一些非常危險的文章,暗示土耳其政府擁有一個絕佳的機會打擊沙特王儲。但這並非對土耳其有利。誰能左右王儲的未來?不是土耳其,也不是俄羅斯,而是美國。他們在這位王儲身上投資不菲。將美國逼近死角,是否會讓土耳其獲益呢?」

在被問到如何看待東地中海(Eastern Mediterranean)的新格局,Unal認為:「土耳其應該利用這次在伊斯坦布爾發生的事件來改善與沙特的關係。這樣可以達成雙贏局面,而這屆政府正在做危險的事。

Unal指出:「沙特王儲代表的是地區內的反穆斯林兄弟會(anti-Muslim Brotherhood)政策。這類似俄羅斯套娃(Russian matryoshka)。你永遠不知道誰會是下一個出現。土耳其的外交政策應聚焦在國家利益。一個意識形態推動的外交政策在2011年脫軌了。事實證明這不會帶來滿意的效果。然而,意識形態的包袱似乎仍在影響土耳其的外交政策。」

土耳其是否應該轉向北約(NATO)或者黑海(Black Sea)?Unal直言:「北約正在通過羅馬尼亞及保加利亞進入黑海,而非通過土耳其。他們迫使格魯吉亞(Georgia)如北約成員國一樣採取行動。我們支持烏克蘭的領土完整,僅此而已。」

Unal認為:「最終俄羅斯可能承認北塞浦路斯(northern Cyprus),我們也承認克里米亞是俄羅斯的一部分。土耳其和俄羅斯可能會在北塞浦路斯聯合建立空軍和海軍基地。自從敘利亞衝突以來,東地中海的地緣政治已經出現了變化。」

對於土耳其在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中的角色,Unal指出:「在土耳其-中國關係中,經常出現維吾爾族(Uighur)問題。部分土耳其民眾相信位於中國新疆地區有設立關押維吾爾族的集中營。土耳其和中國也在討論合作生產導彈。修路、修建高速鐵路也是本屆土耳其政府樂於見到的進展。」

撰文:評論員Pepe Escobar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the-trials-and-tribulations-of-turkish-foreign-policy/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Sputnik / Mikhail Klimentyev / Kremlin via Reu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