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習近平周圍的官僚們仍然對貿易有著各自的說辭,而這掩蓋了在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發出的一個重要主張。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特朗普聲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周末在阿根廷舉行的20國集團(G20)峰會上承諾減少和取消針對包括美製汽車在內的商品關稅。習近平的團隊堅決認為,美國允許中國更多的市場准入是一種讓步。

最有趣的也許是特朗普團隊似乎處於不同步調。如果只聽特朗普的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的話,美國已經與北京達成協議,然而美國財政部長努姆欽(Steve Mnuchin)則表示這過程剛剛開始。

鑑於存在不確定性,最好還是將重點放在人民幣上,因為人民幣決定著停火是不是真的,還是僅僅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本周一是自G20峰會以來的第一個交易日,這是人民幣自2016年初以來單日漲幅最大的一天。這則消息對美國貿易保護主義的領導者們來說猶如音樂般悅耳,他們長期以來一直聲稱北京的匯率政策殘害他們。

特習會後高位能持續嗎? 鑑於在中國發生的事,這是值得懷疑的。 由於特朗普對中國商品施加2,500億美元關稅以及之後發出更多威脅,出口、工業生產、採購訂單和固定資產投資正在走下坡。

這些不利因素對習近平重新調整增長方式和遏制債務、信貸和地產泡沫的既定目標構成明顯和實在的危機。

評級機構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認為:「中國在增長或去槓桿化之間面臨著一種浮士德式選擇, 刺激中國產出和商業信心的措施可能會破壞對去槓桿化的推動。」標普表示,政策制定者要在達到增長目標和降低金融風險之間做出艱難抉擇。

然而,最艱難的選擇可能是不再考慮下滑的匯率。在這一點上,習近平也面臨著對他在2013年許下承諾的考驗,那時他承諾讓市場在中國扮演「決定性角色」。

如果不是有特朗普,像庫德洛這樣的自由市場主義者肯定會建議用自由放任的方式。畢竟,交易員完全有理由因為中國債務沉重、高度失衡和經濟放緩而出售人民幣。然而,由於市場推動人民幣走低,兩個問題變得複雜化。

人民幣貶值使離岸債務支付難以實現,存在著違約風險。野村證券(Nomura)上個月警告說,自2015年以來,內地公司以美元計價未償付的債務數目增加了兩倍以上。野村估計,第三季度末,中國公司以美元計價的企業債務會達到7,510億美元。

賬單即將到期。在去年第三季度,大約110億美元的「欠帳單」(IOUs)到期。從現在到2020年,每季度平均有333億美元的債務到期,在最好情況下,這是大量現金,但在國內需求疲軟、信貸違約上升、人民幣貶值和美聯儲加息的背景下,中國的離岸債務面臨愈來愈大壓力。

沒有甚麼能讓特朗普將他所瞄準的中國商品數量提高到比人民幣下跌更快的5千億美元。特朗普不懂貿易的原理。他認為赤字意味著習近平政府正偷走美國工人的錢。他也不理解貨幣通常是基於經濟為基礎的價格。

然而隨著習近平打破模糊不清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契約,特朗普肯定會得到美元兌人民幣的反彈。更多遏制中國的行動將使增長率顯著低於6%。

中國經濟在第三季度增長了6.5%,儘管許多投資者懷疑這數字的真實性。僅在11月的最後一周,鐵礦石價格下跌了15%,中國對這方面的影響遍佈全球。北京的官方行動也敲響了愈來愈多警報:減稅、新的商業貸款、新基建項目。

由於中國正面臨阻力,其中大多數來自華盛頓,人民幣匯率低於6.86可能正是習近平需要的。人民幣也完全有可能扭轉局面,跌破7元或以上關口。

然而,這將迅速打敗G20峰會留下的任何善意,並使市場回歸貿易戰。

撰文:評論員William Pesek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yuan-could-become-next-battleground-in-trump-xi-rucku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Yomiuri Shimb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