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們都會收集來自世界各地的新聞報導。與以往的任何一年一樣,負面悲傷的消息佔據了2018年大部分新聞,例如戰爭和衝突、謀殺、強姦、犯罪、爆炸、難民的困境、疾病和死亡。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但在我們告別2018年之際,讓我們回顧一下2018年的正面消息。可以肯定的是,2018是「女性之年」,也是性少數群體取得進展的一年。

冰島的女性在去年年頭就收到一個好消息。1月,冰島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將男女同工同酬的國家。 根據新的法律,不論性別,僱主需要為同種類工作支付所有員工同樣薪酬。

毫不意外地,冰島在歐洲性別平等研究所(European Institute for Gender Equality)的全球性別平等指數中排名第一,該指數通過四個關鍵變數來衡量,即教育水平、經濟狀況、政治賦權及健康和生存方面。

作為「2030年願景」的一部分,沙特一直在重組國家結構,並進行社會和文化變革。去年1月,領導層讓女性掌舵以推動變革。該國還取消了戲院35年來的禁令,並且,在利雅德首次向世人展示了他們的時裝騷。

在美國,很快將會有超過一百名女性參加國會參眾兩院。 去年11月的中期選舉已經為眾議院帶來了眾多女性候選人。

2018年是英國議會自獲得第一位女性成員以來的第100周年。《1918年人民代表法》(Representation of the People Act 1918)首次允許婦女在英國投票。同年頒佈了《議會(婦女資格)法》(Parliament (Qualification of Women) Act ),允許婦女參選並當選議員。當下議院熱烈歡迎第一批當選的議員馬克維奇女伯爵(Constance Markievicz )和南希阿斯特子爵夫人(Nancy Astor)的時候,這兩項法律也永久改變了英國的政治。

2018年1月,印度議會議員艾靈(Ninong Ering)提出了一項《月經福利法案》,該法案旨在為職業婦女提供有薪月經休假,並在月經期間在工作場所提供更好的設施。日本、印尼、南韓、台灣和其他許多亞洲國家和地區都修訂了法律以促進月經有薪休假的實施。

艾靈是一位促進人類進步的鬥士,他在去年12月又提出了3項私人法案:《防止監禁酷刑法案》(Prevention of Custodial Torture Bill)、《社交媒體責任法案》(Social Media Accountability Bill)和《鐵路安全法案》(Railways Safety Bill)。

印度政府和各邦政府一直在有關女童教育和婦女安全的各種計劃方面投入大量預算,以培養和提升她們,使其成為促進印度國家建設和經濟增長與發展的一部分。

在一項具歷史意義的判決中,印度最高法院於去年9月裁定,雙方同意的成人同性戀間性行為不再是犯罪行為。該判決為印度29個州維護同性戀權利的社區帶來希望。

去年11月,超過50%的LGBTQ候選人在美國中期選舉時獲勝。而在印度,一名變性女性Chandramukhi Muvvala參加了最近結束的特倫甘納邦(Telangana State)議會選舉。20年前,即1998年,印第安人在中央邦(Madhya Pradesh)選出Shabnam Mausi,使他成為國家立法議會的首位跨性別成員。

為了支持成員國實現「2030年永續發展議程」(2030 Agenda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制定了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戰略,並在2016 至2021年期間致力於該事業的發展,因為這項事業突出了受教育的權利以及公平、包容和質量的原則以及持續學習的重要性。

聯合國與歐盟誓言要在拉丁美洲國家消除針對婦女的暴力行為,並在聯合發起的「聚焦倡議」(Spotlight Initiative)下為該事業設立了一個5,800萬美元的基金。

印度政府正尋求將「三聲休妻」(“triple talaq”)(穆斯林男子可以僅僅通過說出3次「離婚」就可以與他們的妻子解除婚姻)定為刑事罪行,對丈夫的監禁期最高長達3年,受害婦女有權獲得丈夫的經濟援助。

印度下議院通過了《穆斯林婦女(保護婚姻權利)法案》( The Muslim Women (Protection of Rights on Marriage) Bill),並正等待上議院的批准。如果該法案能保障婦女的利益就會被通過,它的命運將於本周決定。

去年,最高法院宣佈「三聲休妻」違憲。最高法院在其判決中提到其他國家,並強調了已經有19個國家修改了法律或廢除這種形式的離婚。

1989年第一位女法官正式就任於印度最高法院。自其成立以來,只有8名婦女任職於最高法院。然而,好消息是,最高法院目前擁有3名女法官。

去年10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任命印度出生的戈平納絲(Gita Gopinath)為其第一位首席女性經濟學家。

顯然,飛行與科學有關,但與性別無關。 因此,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9月份任命了 Holly Ridings成為第一位女首席飛行員也不足為奇。與此同時,在印度,人們對俄羅斯製造的米格戰機(MiGs)並不陌生,不管飛行員的性別,它們都是為了飛行而建造的。去年2月,女飛行員Avani Chaturvedi通過駕駛米格-21野牛(MiG-21 Bison)創造了歷史。

從歷史上來看,婦女的自由和權利受到很多限制,每個國家都有各種障礙,包括通過文化、經濟、法律或社會手段壓制和阻擋婦女。然而,全球各個國家、宗教、社區和公民都已經意識到了大自然的法則。世界一直在努力縮小性別差距,並在過去幾年取得了一些進展。

限制注定會被打破,而女性正加速消除掣肘,忙著爭取自由。全球範圍內爆發的變化可能會保持其勢頭。讓我們希望並祝願2019年能夠改善前景,並繼續進步和保持正面力量。

撰文:評論員Sunil Dhavala
原文:http://www.atimes.com/2018-was-the-year-of-women/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Wiki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