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南亞,大部分中藥材從中國進口,華人中藥家族企業也在東盟市場百花齊放。追源溯始,不少華人中藥企業多是創於東南亞、發跡於香港,橫跨個人以至家族及海外華人的網絡,這種複雜的關係可以推動中藥國際化的發展。

中國內地搜索引擎百度有一饒富趣味的問題:「香港李萬山與泰國李萬山整腸丸哪個是正宗?」答的也妙:「都是正宗的,只不過產地和包裝不同,但香港的品質應該較好」、「香港的好點,我一直只買香港出的!」
李萬山是海外華人創於東南亞、發跡於港的中藥製藥家族,除了突顯香港品牌優勢,更帶出兩地的經濟互動。

由於地緣關係,加上華人人數眾多,5000萬海外華人中近八成來自亞洲,其中東盟地區受中華文化薰陶最深,海外華人成為推廣非物質文化遺產中藥的橋樑,故此當地人民對中藥早有認識,這也是中藥能以藥品身份進入該區的原因之一。

目前,70%中國中成藥出口至亞洲,首十位中,亞洲佔了7席,其中5席為東盟成員國:越南、印尼、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中藥在東盟地區大有發展空間。

雖然自古以來中國與東南亞關係密切,但當代政治受全球政局牽動而變得異常複雜。關係的建立非朝夕可成,而同時獲中國及東南亞各國垂青的海外華人,正好成為兩地重建關係的橋樑。在此方面,香港可發揮作用,與東南亞華人的關係從無間斷,大有發展東盟市場的優勢。

香港與東南亞兩地關係可不局限於經濟範疇,更涉獵社會層面。其一是透過同鄉會等社會體系,建構跨代式的多重網絡關係,講求鄉里情誼人情深厚;其二是此社會體系又會組合成經濟網絡,通過在兩地及內地進行投資活動;其三是東南亞海外華人中藥家族企業不少成就於香港。

以第三點為例,為人熟知的有胡文虎家族的虎標、余東培家族的余仁生、顏玉瑩家族的白花油,分別創辦於緬甸、新加坡、馬來西亞,而最終行銷於海外的中藥品虎標萬金油、余仁生白鳳丸、和興白花油,均是由香港走向東南亞以至國際市場,讓各個家族攀升為強大跨國中藥集團。

總部設於新加坡的余仁生,及至2018年7月在港設有59家門市,佔全球25%,而收益更近半來自港澳。如今,各家族後人散居東南亞各地,不少長居於港,讓香港成為企業及家族的連結點。香港與東南亞華人存在深厚的經濟及社會關係,有助透過此拉動中藥在東盟市場的發展。

與國際標準接軌,又讓港中藥漸次走出唐人街而邁入國際市場。至於擁有廣闊國際視野及網絡的港商,更成為中國賴以信任的夥伴,託負予國際權威藥品標準機構共商中藥標準化的重任,為中藥國際化出一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