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經濟放緩外,中國最大的擔憂是內部穩定。2017年,中國在內部安全上的支出為1.24萬億元(約合1,960億美元),中央政府為軍方提供的資金為1.02萬億元。但是,為要緩解自己的問題並成為一個佔主導地位的全球大國,中國正在將其他國家納入一個或許不能為其參與者帶來好處的「深度聯盟」。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2016年,中國開始將生活在22個「貧困和發展條件不可持續」省份的981萬人遷移到「地理位置較佳的地區」。該項目將在2020年完成,預計耗資1,580億美元。

由於畢業生失業率居高不下,2015年中國全國工人抗爭和勞資糾紛大幅增加。為維持內部穩定,中國啓動了「一帶一路」,80%的中國公司準備參加。大量的資金湧入那些無法在規定時間內償還的國家的項目,使得中國能夠從戰略角度提取回報。

習近平主席承擔了全球放債人的角色,債務困境國家按中國的要求向中國提供越來越多的項目。除了財政外,它們也使中國的文化影響力得以實現。中國得以對目標國家的戰略、政治和經濟進行一定程度上的控制。

「一帶一路」相關項目旨在使中國獲得自然資源、低成本商品市場以及更多的就業渠道。「一帶一路」還使中國能夠主導海上航道。

但「一帶一路」只是中國作為超級大國崛起的更大計劃的一部分,即使與美國的貿易戰在影響中國,世界對「一帶一路」也越來越警惕。馬來西亞取消了一些與「一帶一路」相關的項目,一家中國公司在非洲遭受了10億美元的損失。但事實上,中國仍然不斷取得戰略收益,並不關心批評者的想法。

並不是很多人都熟悉中國的「深度聯盟」戰略。「深度聯盟」意味著將許多國家、民間社會組織、私營公司、個人投機者以及一些其他元素組合在一起。

中國擁有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塔利班,他們不僅控制著大部分阿富汗領土,而且控制著「 金新月 」的大部分地區。自1992年以來,該地區一直是世界上主要的非法鴉片生產國。

儘管中國鎮壓了新疆的穆斯林少數族裔維吾爾人,但塔利班沒有抗議。巴基斯坦則已成為中國的親密夥伴。中巴經濟走廊是一支軍事戰略的長矛,其尖端位於霍爾木茲海峽。

在緬甸,中國建立了一支強大的、擁有一萬名軍人的佤邦聯合軍作為其代理人。佤邦聯合軍控制著金三角這個主要鴉片產區。

印度對中國「非常謹慎」,有觀點認為,中國正慢慢滲透印度並試圖從內部摧毀它。

習近平已經積累了全部權力,正在積極地推動他的「中國夢」,儘管在中國內部,北京的改革受到質疑。

但關鍵問題仍然是世界將如何回應中國的深度聯盟戰略。畢竟,有一連串國家已經接受了「一帶一路」的誘餌。

撰文:Prakash Katoch
原文:Despite slowing economy, China aims to be global leader through ‘deep coalition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 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