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領導人金正恩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邀請將於本月7日至10日訪華,新華社在本周二的報導中對此沒有透露具體細節。

中國仍然是南韓最親密的盟友,並為這個資金短缺且受到嚴重制裁的國家提供了跨境經濟命脈,中國同時也呼籲減輕對南韓的經濟制裁。

雖然北京和平壤之間存在緊張關係,但這兩個韓戰期間的盟友仍然保持著密切聯繫,並且因為兩國都在對抗美國,中國也成為南韓最重要的盟友。

金正恩訪華的時機非常重要,可能暗示金正恩即將與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舉行峰會。去年,在金正恩分別於4月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和6月與特朗普舉行首次峰會前,就與習近平會面並進行了商議。

文在寅一直期待在去年12月與金正恩在首爾會面,然而由於無法解釋的原因這場會面沒有進行。與此同時,華盛頓已經多次暗示金正恩和特朗普將在本月或下月舉行會談。

雖然第二次特金會的日期、地點都尚未確定,韓國《文化日報》(Munhwa Ilbo)本周一有報導指會議可能在河內舉行。該報引用匿名外交人士的消息報導指,美國國務院官員多次與北韓官員在河內會面討論此次峰會。

首爾國民大學(Kukmin University)的北韓問題專家蘭科夫(Andrei Lankov)告訴亞洲時報(ATimes.com:「適合舉行峰會的地點很少,它們必須在南韓政府飛機的飛行範圍內,也就是從平壤出發的飛行時間不超過6至7小時。」

中俄與美國之間的關係都存在爭議,而日本與南韓之間也存在爭議,並且與南韓沒有任何外交,這表明這3個國家都不在選擇範圍內。

蘭科夫建議選擇馬來西亞、蒙古、新加坡和越南。然而,由於金正恩的同父異母兄弟金正男於2017年在吉隆坡被暗殺,馬來西亞將不太可能成為會議地點。

越南與美國和南韓都有外交關係。在越南戰爭中平壤協助河內,派遣戰鬥機幫助保衛北越領空。

華盛頓與河內的外交關係是最新建立的。但從美國的角度來看,越南可以向金正恩發出有意義的信息。據信華府去年6月將新加坡作為峰會地點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展示開放社會的繁榮。

出於類似的原因,河內將展現出的姿態是一個曾經與美國作戰,由共產黨執政改革了經濟並與前敵人保持著牢固聯繫的國家首都。

上周日,特朗普在華盛頓告訴記者,南韓和美國正在為他們預期的峰會選址進行談判,並且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宣佈。

金正恩和特朗普(這兩位領導人都採取由上而下的領導方式)有很多值得討論的問題,因為去年6月兩人在新加坡建立了表面上友好的關係,而金正恩和特朗普自此以後就互相公開稱讚對方。

然而,他們的首席談判代表,前任將軍金英哲和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都未能在縮小兩國之間的分歧方面取得任何進展。

美國堅持保持制裁壓力直到無核化完成為止。南韓要求減輕制裁和正式結束韓戰以作為無核化和改善雙邊關係全過程的一部分。

在這種令人失望的情況下,未來的發展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兩國領導人在第二次峰會面對面進行談判的結果。

蘭科夫說:「客觀地說,特金會是唯一能夠達成有意義的妥協的地方,問題在於美方是否對妥協感興趣:官方採取的態度是孤注一擲。特朗普大可談判達成妥協,但關鍵是他是否願意,而這正正是問題所在。」

撰文:評論員Andrew Salmon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kim-in-china-prelude-to-next-kim-trump-summit/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The Yomiuri Shimb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