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催生的咖啡消費文化,在過去這一年大肆蔓延。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橫空出世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小藍杯,以「做中國人的咖啡」為口號挑戰綠巨人星巴克。根據瑞幸的數據,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它已經有消費者1200萬,售出咖啡總杯數超過8500萬杯。分店方面,星巴克用了20年在中國開了3000多間咖啡店,而瑞幸只用了一年就開了2000間。

大家都知道2018年對於融資來說是個寒冬。可是瑞幸好像完全對這個資本寒冬免疫。12月12日,瑞幸宣布完成2億美元的B輪融資,估值翻了一倍多,達到22億美元。此次融資距離上次不到半年,在2018年7月,瑞幸剛完成了2億美元的A輪融資,當時估值10億美元。

半年兩次融資,說明瑞幸對資金的需求很高。雄厚的資金支持讓瑞幸咖啡把優惠做到了極致:新用戶首杯免費、買五贈五、每單抽獎、零食五折……

歸根結底,瑞幸的模式和出行公司一樣,靠燒錢優惠爭市場。

出行公司是典型的巨嬰,最近ofo已經到了垂死掙札的境地,摩拜、滴滴也各有各的挑戰。

小藍杯會步小黃車的後塵嗎?巧合的是,瑞幸咖啡創始人兼CEO錢治亞也出身於出行公司,曾經擔任神州優車COO。

12月底,瑞幸方面稱,其2018全年虧損會遠大於8.57億元人民幣(約1.27億美元)。這個消息吸引了很多關注。但瑞幸卻毫不在意地表示,這是公司既定的戰略,虧損符合預期。

瑞幸要在香港IPO的消息也頻頻傳出。最近一次是1月13日equalocean報道,投行已經開始為瑞幸準備IPO材料。一個全年虧損8億多元的生意,為何就成了投資者眼中的寵兒呢?

首先,老實說,8億在投資圈來看,虧的也不多,范冰冰一個人就可以承擔。其次,對於瑞幸還是要用互聯網流量的思維來看:它是一個高頻流量入口,且基本是代表優質用戶的年輕白領。如果真是做了起來,螞蟻金服、微信支付必然要展開爭奪。目前小藍杯最重要的戰略夥伴是騰訊和騰訊系的美團。在騰訊小程序中,瑞幸日單量已經超過5萬單。

現在的問題是,用低價吸引來的用戶,對於小藍杯有多少忠誠度,並不令人樂觀。如果打折結束,有多少用戶可以留存?一旦資金鏈斷裂,會不會像小黃車一樣難以為繼?

這個問題,只能留待2019年給出解答。在經歷了2018的瘋狂之後,瑞幸目前仍雄心滿滿地保持著擴張速度。1月初,瑞幸宣布,2019年新的戰略目標為新增2500家門店,達到總門店數量4500家,「在門店與銷量方面全面趕超星巴克」。

撰文:金炎
相片:瑞幸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