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年少的王麗(化名)進京打工,租房時結識了同齡人翟某,兩人租住在一起,漸漸成了無話不說的閨蜜。

王麗體質較差,經常感冒發燒,2006年她還不慎懷孕,做人工流產手術後,更是感到身體狀況大不如前,為此整天憂心忡忡。翟某建議王麗到醫院檢查一下。

化驗結果出來,翟某一手搶過,看了一眼就匆忙撕毀,並拉著王麗稱:「快走,後面有人追我們」。

莫名驚慌的王麗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但出於對閨蜜的信任,也趕緊跟隨翟某「逃出」醫院。

回到二人的住處,翟某這才告訴王麗,化驗結果顯示她是染上了愛滋病,隨時都會被醫院扣留隔離。聽聞此言,王麗被嚇壞了。

這時,翟某又稱,她認識治療愛滋病的神醫,神醫的藥可以治好王麗的病。恐懼之下,王麗請翟某幫忙買藥治病。從此之後,王麗一直服用翟某提供的「抗愛滋藥」和洗液。「抗愛滋藥」一月一瓶,價格670元人民幣(99美元),洗液每月兩瓶。

過了一段時間,翟某稱王麗的治療效果不太理想,需更換進口的高檔藥,藥價為一瓶2.1萬元。

飆漲的藥價令王麗無力承擔,只好開啟了借錢模式。2017年10月份,王麗一個月就向表姐借走3萬元,引起了表姐的疑心。

一番追問之下,王麗不得不說出了自己的秘密。表姐帶她到醫院做了檢查,王麗根本就沒有愛滋病,翟某的惡劣謊言終於得以戳穿。

在法庭上,翟某供述,她以12元價格在藥店買進烏雞白鳳丸,然後以2.1萬元賣給王麗。

對於詐騙動機,翟某說:「就是鬼迷心竅,想騙她錢。」

2019年1月30日,翟某因詐騙64萬元,北京市三中院二審判決有期徒刑10年,退還64萬元,罰金5萬元。在事件被揭發前12年間,兩人一直同住在一個屋檐下,可是翟某虛構王麗患病的事實,害的王麗幾乎傾家蕩產,這樣的閨蜜真是有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