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威海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一宗父殺子的案件,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朱某有期徒刑15年。在法庭上,朱某說:「要是他罵我我就忍著,要是打我我就用刀捅他,不是他死就是我死。」

這話聽起來沒有絲毫父子親情,只有打、殺、罵。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麽仇什麽怨呢?

2017年10月,兒子小朱結婚後,經營了一家小店,並代收代發快遞。時年65歲的朱某從11月開始一直免費幫忙送快遞。到了2018年春節期間,朱某多次提出,自己的腿有毛病,不能再送快遞了。

2018年5月26日,小朱又要求朱某幫忙把快遞件送回家。朱某按要求做了,拉回來之後說自己腿不好,不能總幫忙送快遞。

隨後,朱某將電動車送回家充電,又返回商店想幫忙再把快遞分送出去—其實他還是很幫兒子的。但不知為何,小朱卻和父親發生爭吵,令朱某很生氣。他看著鍋台上的尖刀,想起為了兒子結婚和開設快遞代辦點,自己把所有攢的錢都拿出去了,自己腿不好還幫忙送了兩三個月快遞,兒子卻這樣對待自己,真是讓人徹底痛心。

本來,他還分別給妻子和兒媳打了電話,想讓她們勸勸小朱。沒想到妻子罵他,兒媳不管,他聽了之後更加痛心,火氣也更大了。

一會兒工夫,小朱來找父親。「來了就罵我,我知道他還要打我,在樹林南坡他打我但沒打到,我就掏出尖刀朝他身上捅,他又用腳踢我也沒踢到,我又捅了他三四刀。」小朱就這樣死在父親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