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7日早晨,微信公號「抄襲的藝術」發表文章,介紹了比利時藝術家克里斯蒂安·希爾文(Christian Silvain)的「維權」行為:希爾文通過當地媒體,譴責中國藝術家、四川美術學院教授葉永青抄襲其藝術創作並從中獲利。

希爾文稱,葉永青大量剽竊他上世紀80年代的畫作,所用元素和構圖都非常相似。他本人的作品在市場上一般能賣出5千到1.5萬歐元,然而在國際市場上,葉永青的作品價格反而都是幾十萬歐元,是希爾文作品的數十倍甚至上百倍。顯然,在知名度和影響力上,葉永青都比希爾文要大得多。

內地媒體聯系到葉永青,葉稱已經在爭取和希爾文取得聯系,說希爾文是一位對他「影響至深」的藝術家,至於他何時接觸到希爾文的作品,以及如何解釋二人風格的相似等問題,葉永青表示暫不回應。

對比葉永青的作品與希爾文的作品之後,人們發現二者的確有很多相似性。比如都使用方格結構,都使用塗鴉的手法,一些顯著的符號,比如紅十字、紅點、鳥及鳥籠、男孩等,也都同時出現在二人的作品當中。

如此的高度相似,恐怕輕描淡寫地說「影響至深」是令人無法接受的。而且過去30年,葉永青一直在受著希爾文的「影響」,為何他一次也沒有坦白過自己的「學術歷程」,直到「抄襲」疑雲引起軒然大波後,才承認「影響至深」。

網友們送給葉永青一個外號「葉永侵」,而一些成名已久的藝術家如栗憲庭,也要求葉永青向希爾文道歉。目前葉永青還在保持沈默,希爾文仍沒有得到這一聲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