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美食早已跟隨著海外華人的足跡香飄四海,開發出獨特的餐飲市場。相比於華人移民歷史比較長的歐美和東亞國家,中東地區似乎是海外中華美食版圖的缺失部分。近年來越來越多中國人來到中東,華人社會在阿聯酋等地發展壯大,加之一些中東國家的自然條件被發現適宜種植中國蔬菜品種,中華美食在中東面臨新的機遇。

雖然在中東定居的中國居民不多,但是隨著中國觀光客人數、中企在中東地區承接的項目快速增加,一頓正宗的中餐成為在當地伙食不可或缺的環節。

在迪拜搜索「Chinese restaurant(中菜館)」,大部分結果都是火鍋店。在東亞國家移民看來,中式火鍋味道與本國風味差別不大,最容易找回「家的味道」,加之食用方便快捷,很受歡迎。

除火鍋以外,宮保雞丁、孜然牛肉、黃燜羊肉等中國菜餚在中東地區也較受歡迎。德黑蘭最大的中餐館「拓邦餐廳」老闆紅姐說,伊朗人比較愛吃燒烤肉類,中式做法由於醃漬過程加入孜然(又稱阿拉伯茴香)、五香粉等特殊香料,芳香撲鼻、不腥不膩,在當地較受歡迎。對中國食客來說,伊朗氣候條件適宜,牛羊肉食品監管嚴格,肉類品質總體較國內更高,口感更鮮美。

沙特、阿聯酋等海灣國家以熱帶沙漠氣候為主,氣候條件不適合除椰棗外大多數農作物的種植,卻在石油經濟興起後,成為華人較為集中的地區。埃及、以色列、伊朗等非海灣國家氣候較為溫和,土壤條件更適合耕種,但受經濟結構和政治安全環境影響,華人數量相對較少。

農業生產地區和華人聚居區出現「錯位」,導致中國食材市場在中東呈現出海灣地區供求不平衡的現象。

在阿聯酋迪拜龍城市場附近的國際城生活區,坐落著當地幾十萬華人幾乎都知道的溫州超市總店,貨架上琳琅滿目的中國商品讓人彷彿忘記自己身處異鄉。各種食品不僅種類繁多,而且價格和國內相比沒有太大區別。

溫超集團負責迪拜地區業務的康經理介紹說,從八寶粥、方便麵一類的密封食品,到蓮藕、茼蒿、茭白一類的新鮮蔬果,溫州超市內多數中國特色食材都進口自中國,若清關順利,一般海運兩周之內就可到店上架。

不過,受阿聯酋熱帶沙漠性氣候所限,溫州超市只在迪拜郊外農場種有上海青、小白菜等常見蔬菜,食材本地化供應較為難以實現。

相較之下,埃及、以色列等非海灣國家土壤情況要好得多,以埃及為例,除7、8月地表溫度較高外,充足的光照、適宜的土壤使得埃及全年大多數時間可種植多種中國食材,而且埃及病蟲害較少,幾乎不需要打農藥,土壤肥沃,種菜不需要化肥。

從經濟條件上來看,埃及地價便宜,在尼羅河三角洲地區租了50畝地,每畝每年租金僅需人民幣1,000元(約150美元),且埃及鼓勵出口創匯,在當地種出的中國食材出口其他地方可享受政策優惠。

然而,埃及、以色列等國華人較少,導致相關食材的規模化生產出現較大困難,該地區長期令人擔憂的安全局勢更令不少人不能放心地經商、投資,也限制了市場的發展。

中餐在中東地區本地化的主要困難來自調料及部分食材清關,以及如何通過營銷擴大影響。德黑蘭此前有一家叫「絲綢之路」的大型餐廳,在去年伊朗外匯市場劇烈波動期間,因高價進口一批中餐調料,導致經營成本急劇上升,最終無法承受損失而被迫轉手。

匯率帶來的危機也發生在了埃及。以前埃及比較有規模的中餐館超過200家,幾乎所有中餐館都有中國廚師,但隨著埃鎊兌人民幣的匯率過去十年由1:1左右貶至目前約1:2.6,但當地工資水平未有大幅提升,導致中國人經營的中餐館數量減少超過一半。

除匯率外,清關風險在埃及、伊朗等地也不容小覷。這些地區由於中國人較少,中式調料進口量本就有限,清關無法實現規模化標準化,時常遇到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