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四開始,中國足球從南寧與泰國低調的友誼賽開始,進入新的紀元。簡拿華路(Fabio Cannavaro)是最新的主帥,可以將中國隊提升到新的水平。亞洲時報(Asiatimes.com)報導

這個作為意大利隊長舉起2006年世界杯獎杯的男人接替了前中國隊主帥納比(Marcello Lippi),但他的任務比以往更複雜。

如果3月接受任命的簡拿華路對未來工作的規模有任何疑問,那麼他可以看看納比。外號「銀狐」的納比是當代最頂級的教練之一,曾帶領祖雲達斯贏得了世界杯和歐洲冠軍聯賽冠軍,於2012年移居中國廣州恆大,在2014年離開時已經贏過3次中國超級聯賽冠軍和1次亞洲冠軍聯賽冠軍。

儘管取得了這些經驗和成功,但是從2016年10月到今年1月,納比對國家隊的影響力有限。他的主要目標是2019年的亞洲杯。

中國隊在1月份進入了亞洲盃的最後8強,算是中規中矩,幾乎沒什麼值得興奮的。除了明星前鋒吳磊外,中國隊缺乏火花和想象力,而且是歷史上平均年齡最年大的球隊。

中國隊中有鄭智和高林這樣的老將,預計他們會為新一代讓位,這就是簡拿華路的工作。

簡拿華路已經在廣州恆大擔任全職主教練,又要將表現欠佳的團隊提升到新的水平,這無疑是添加了困難和混亂。現在他將身兼兩職,不知會持續多久。

就國家隊而言,簡拿華路的主要挑戰是縮小即將離任的球員和新興人才之間的差距。

2015年,政府希望中國在2050年成為足球運動的全球強國,並宣布計劃在全國各地的學校推行足球項目。到2018年,超過2萬所學校向約1,000萬學生提供專業足球教育,預計到2025年,這一數字將增長到約5萬和3,000萬。

可以肯定,這種趨勢在短期內並不能使國家隊受益,這意味著簡拿華路在選擇他的陣容時將不得不關注現有的中國超級聯賽。

他至少有吳磊。這位2018年中國超級聯賽的最佳射手在1月份轉會到西班牙的西班牙人隊,並且在世界頂級聯賽中表現出色。

簡拿華路是否有時間通過第一批入籍球員的來提升今年聯賽的表現還有待觀察。Nico Yennaris上賽季在英格蘭隊的乙組比賽,而John Seater Hou則在挪威隊。兩人都有中國母親,並已簽約北京國安並獲得中國公民身份。

這意味著他們不會被算作外籍球員,並且有資格參加國家隊比賽。其他俱樂部正在尋找中國僑民。

簡拿華路的一個優勢是,他擔不擔任國家隊的教練也沒有關係,因為中國球迷已經習慣了中國隊的不成功。除非2022年世界杯從32支擴大到48支球隊,這將為亞洲提供8個席位而不是現在的4個,那麼參加外圍賽的壓力就會很小。

然而,簡拿華路表明他可以在管理這個國家最大的俱樂部的同時建立一支未來的球隊。足球界恐怕鮮少有比這更大的挑戰了。

撰文:John Duerden
原文:Chinese football moves into a new era
更多:https://www.asiatimes.com/lang/chinese/
相片: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