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中國以外的非日本市場,但是在這些市場我無法找到一隻喜歡的個股。亞洲不同規模的經濟體,投資者都可以找到對應的交易所買賣基金,包括巴基斯坦,但這並非最好的方式來投資於亞洲的增長。亞洲時報(Asiatimes.com)報導

現時大多數新興市場的上市公司顯然無法迎合下一波的經濟增長。運營混亂的銀行、中庸的電訊公司、舊時買辦式的貿易公司以及落後的零售企業。新中國模式的典型如阿里巴巴、華為,其價值會一直增長,但不一定在現有的名字之下。

越南的經濟增長受益最大的可能是富士康,這家組裝公司於今年初將一些生產線逐漸轉移至越南,來躲避美國對中國進口產品徵收的關稅。

當然,國內的企業也會受益。繼中國之後,越南的股市表現尾隨其後。今年迄今為止,胡志明證交所指數已經飆升了15%。其中,市值三分之二的漲幅主要來自兩家地產公司,Vingrou及Vinhomes。

在全球化的世界中,經濟繁榮產生的利潤有可能被其他國家搶佔。

中國的股市表現在亞洲首屈一指,並非因為該國的經濟增長前景好於其他鄰國。真正的原因是中國開放其金融市場,而且中國將成為全球最大的債券市場。

中國前十大升幅最大的個股中七個均是金融企業,其他則包括騰訊、中國移動及中國鐵塔。最後兩家公司將受惠於中國推出5G服務,以及相關的基建熱潮。

相比之下,台灣的金融板塊迄今為止上漲了4%。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製造商台積電以及金融板塊在台灣股市指數的比重達20%。由於特朗普宣布徵收關稅,導致全球貿易萎縮,擾亂了供應鏈。這對整體半導體股票的估值帶來了衝擊。台灣整體信息科技板塊上漲了7.4%,而股指的整體漲幅較低,如航運等依賴貿易的板塊出現了下跌。

金融板塊佔印尼股市市值的40%,在馬來西亞及菲律賓股市的佔比則分別為35%、28%。然而,今年以來,這三個國家的金融板塊表現基本持平。

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中國的儲蓄率最高,而儲蓄的配置卻效率最低。《中國日報》於1月的報道中提供了一些重要數據。

2017年,中國城市家庭的平均資產達到150萬元人民幣(約22.3萬美元),相比2011年97萬元年均複合增速達到7.6%。這個數字預計將在2018年增至162萬元。

上述報告指出,2017年中國城市家庭的財富77.7%配置於房地產,而金融資產的佔比僅為11.8%。

隨著中國家庭的資產配置由房地產轉向金融資產,從現金轉向股票、債券,無疑將大幅提振金融服務行業的利潤水平。

因此,中國股市的出色表現背後隱藏著結構性的變化,並非與國內生產總值相關,而是個別企業的利潤水平。這點正是絕大多數亞洲股市欠缺的。

撰文:David P. Goldman
原文:Explaining China’s stock market outperformance
更多:https://www.asiatimes.com/lang/chinese/
相片:AFP

Asia Times has relaunched on www.asiatimes.com. Download our brand new native App for a sweeping selection of geopolitical and business news from across Asia.